首頁 > 範文大全 > 人生勵志 > 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味?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味?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手機:M版  分類:人生勵志  編輯:得得9

  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小開篇

  一日三餐,人的一生會吃盡多少頓餐飯?或粗茶淡飯、或美味佳肴,飯到口中到底留下什麼滋味?

  人對滋味是有感情的。同樣的人,吃不同的飯菜會產生不同的情感;同樣的飯菜,與不同的人吃也會產生不同的滋味。

  一道菜,一頓飯,道出一位商人的生命感悟,道出一個企業的艱辛旅程。

  飯是不能不吃的,吃飯也沒有什麼稀奇,但關鍵在於怎樣吃,吃出了什麼。

  開篇

  咀嚼人生

  文·本刊記者 朱雪塵

  儒家把“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看作終極的人生軌跡,但是老百姓卻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無論你是大儒,還是大商,吃飯都是你人生必不可少的一課。

  吃飯有多大講究?暫不論各地風味,八大菜系,只是一小撮菜根,明人洪應明便寫了本書叫《菜根譚》。

  其實無論山珍海味,還是蘿蔔菜根,關鍵看你會不會嚼出其中的滋味。如果你能從一枚萊根中嚼出人間美味,則你必能從一個土疙瘩里看出滄桑興替。

  這頓飯吃得可謂“貴”,相信買門票者對此頓飯也應刻骨銘心。但是,不貴的飯也許更令人難忘。在蒙牛集團董事長牛根生心中,當年那圓圓的燒餅卻令他終身難忘。即使20年後,在希爾頓酒店,他仍然想起當年的“妄想”:“這輩子,真要是有機會,讓我在這家燒餅店裡吃個飽,該多好。”

  這個令老牛終身難忘的燒餅,代表着對於當年蹉跎歲月重新的審視與回顧,憶苦思甜中更能咂出創業的艱辛。同樣,毛澤東一生金戈鐵馬,指點江山,而到晚年仍然鍾愛小時候吃過的紅燒肉,或許他在乎的不是油膩的肥肉,而是身處高位而無法再回到的普通生活。

  飯還能教育人。相傳,明開國君主朱元璋早年曾做過乞丐,當年最鍾愛“珍珠翡翠白玉湯”——一種剩飯、菜葉、豆腐熬制的粥。開國之後,元勛們由當年的草莽英雄,漸漸腐化墮落,生活日漸奢靡。而朱元璋為了杜絕這種風氣,特意要尋回當年那頓珍珠翡翠白玉湯,要讓群臣重新想想當年的歲月,以此警告他們不要繼續奢靡腐朽。

  飯的意義太多了,每年新春佳節,各種聚會相繼而來,而請客吃飯恐怕也會是不可缺少的一項。人對味道是有感情的,同樣的人,吃不同的飯菜會產生不同的情感;同樣的飯菜,與不同的人吃也會產生不同的滋味。

  一道菜,一頓飯,道出一個人對生命的感悟,道出一段艱辛的旅程。飯是不能不吃的,吃飯也沒有什麼稀奇,但關鍵在於怎樣吃,吃出了什麼。

  打拚的滋味

  燒餅的香味雖淡,可即使過去了20年,在牛根生的記憶中也是無法抹去的。

  牛根生 最美味是燒餅

  文·本刊記者 李占舟/

  離那家燒餅店還很遠,牛根生就聞到了燒餅香。他餓得難受,胃像是被人攥在手裡揉搓。20多年後,在希爾頓酒店,身為蒙牛乳業董事長的他,仍記得當時的燒餅香,以及當時的“妄想”:“這輩子,真要是有機會,讓我在這家燒餅店裡吃個飽,該多好。”

  “文革”中,父母被抓起來,他自己也曾動手做飯。做的最好的是炒土豆絲。“到現在,已經有20多年沒有做菜了。不過,我一生最喜歡吃的菜,就是土豆絲。”

  不僅飯量大,而且往往是別人剛吃到一半,他已經風捲殘雲,將一堆食物“扔”到肚子里。他解釋說,“過去吃不飽,吃不好,就容易吃得快。現在還保留着這個習慣,吃什麼都香。”

    一個人,有錢,沒食慾,很可憐。一個人,有錢,又有食慾,他會選擇怎樣的飲食?

  直到現在,牛根生吃飯還是“特別”不講究。有時候,一碗方便麵就是一頓晚飯。“當然,有一碗牛肉湯麵是最好了。我喜歡吃面。如果能回到家裡吃飯,是最舒服的。”

  發跡之後,牛根生一直也沒有改當初敢吃的習慣。1997年,他去荷蘭。吃飯的時候,看到荷蘭人把一整條去過骨的生魚放到嘴裡。很多中國人不敢吃。他想都沒想,吃了下去,雖然味道不是很好,但“至少知道,吃這種魚是這樣的感覺”。

  對於吃生魚,牛根生說出了自己敢於“嘗鮮”的觀念:這種魚,荷蘭人1000多年前就這樣吃,咱們怕什麼。所以,只要是外地,看到自己沒吃過,別人敢吃的,牛根生總是很興奮:“要不,你把那個拿過來我吃吃?”而這種敢於嘗鮮或許成為他獨自創業最原本的動力。

  在牛根生的觀念中,吃飯的目的就是不再餓得難受,能接着呼吸,接着活下去。有錢之後,他的飲食習慣並沒有變化。對飲食的要求是“扔到肚裡沒有病就行了”。簡單說來,就是解決溫飽問題就行了。

  牛根生自己不喜歡吃大餐。他覺得一是浪費時間,二是浪費糧食,三是浪費錢。最關鍵的是,“吃完之後,感覺還不如牛肉湯麵好”。吃飯不講究的牛根生結婚時“講究”了一把。1981年,在婚禮上,這位新郎倌穿的還是舊衣服,舊鞋子,根本買不起新的。不過,婚宴卻相當豐盛。“當時是借一位老領導的錢辦的,之後把收的禮錢還給他,我手裡又基本沒錢了。”

  但是,現在的牛根生幾乎不會大辦宴席了。蒙牛內部規定,高管家裡紅白喜事,不能收禮。誰收禮,就開除誰。如果非要辦,一律免費參加。

  公共場合,牛根生總是那條18塊錢的領帶。領帶繪着綠色的草原,蒙古包,奶牛,以及蒙牛的LOGO。對他而言,有“草”,有“奶”,就是最幸福的。

  異域的滋味

  雖然可以“放縱”,但張朝陽對西餐並不感興趣。他喜歡的只是美國的早餐。

  張朝陽 懷念清華的白菜粉絲

  文·本刊記者 李占舟/

  張朝陽小時候的理想是“關在只有一盞小煤油燈的屋子裡解數學題,一整天只吃一個冷饅頭。”這很自然讓人想起寺廟裡,一盞青燈下,抄寫經文的和尚。

  童年時期,張朝陽畫過畫,練過1年武術,拉過8個月的二胡,一首《洪湖水浪打浪》拉得像模像樣。不過,藝術天賦對於通過當時的高考,對於“鯉魚躍龍門”毫無價值。中學時代的張朝陽向現實妥協了。

  可是,他踏上了美國這片土地。之前固守的一切,剎那間幾乎轟然倒地。他要給自己“補課”了。

  在麻省理工,到處都是叛逆的學生。他們把警察的汽車搞到教學樓頂,讓機器人到非常嚴肅的橄欖球比賽中搗亂。張朝陽開始折騰了,他花500美元買來一輛敞篷二手車,與同在麻省理工的黃沁他們到處兜風。有次車在高速路上拋錨,警察只好把他們帶上火車,送回學校。

  十幾年後,張朝陽仍有興趣到天安門廣場、故宮後門玩起上世紀80年代生人才敢玩的滑板,併為一家時尚雜誌脫光上衣,秀出自己的肌肉。

  雖然可以“放縱”,但張朝陽對西餐並不感興趣。他喜歡的只是美國的早餐,不油膩,吃完之後精力充沛。第一次鄭重其事地和幾個同在麻省的中國同學吃西餐,內容是比薩和可樂。對於這頓飯,張朝陽只給出兩個字:沒勁。

  一個身無分文的人,通過技術或理念,說不定哪天就成了億萬富翁。這是美國社會告訴張朝陽的。而搜狐網站的名稱,就是他在北京一家麥當勞里想出來的。

    麻省理工學院改變了張朝陽的一生。學院教授兼知名風險投資人愛德華·羅伯茨成為他創業的“啟蒙老師”。當張朝陽去遊說羅伯茨投資時,羅伯茨並不覺得他做的方案有什麼獨特之處。打動羅伯茨的,是張朝陽“很聰明,很急切,很投入,對事業有激情和熱誠”。在羅伯茨等人的幫助下,張朝陽終於進入海外投資人的關係網絡。至今,在搜狐的6位董事中,仍有4位是外國人。

  他所求的,是一種自如健康的狀態。

  張朝陽非常喜歡讀《約翰·克里斯朵夫》。約翰·克里斯朵夫的一生在激烈的狀態中度過。張朝陽在約翰·克里斯朵夫身上瞥見了自己的過去。

  時代的浪潮將他從藝術的夢裡拋出來,甩進科學家的夢裡。在美國,他放棄做科學家,卻不能如願做藝人,結果撞進互聯網。每一個夢想都看作一道菜,張朝陽的人生該是何等豐盛。

  商場的滋味

  “夏宮”的豪宴讓莫天全認識了好朋友李山,而這也幫助他開創了自己的事業。

  1994年的夏宮“大餐”

  文·本刊記者 肖鴻揚/

  香港法院道金鐘太古廣場的香格里拉酒店五樓“夏宮”餐廳,兩個30歲上下的年輕人雙手熱情相握,然後面對面坐下暢談起來。正值用餐時間,客人很多,服務生為他們沏上一壺香片。

  此時他們的身份已大不一樣了,莫天全擔任着美國道瓊斯Teleres亞洲及中國董事總經理的職務,而李山則是美國高盛投資銀行的投資銀行部執行董事。

  點完菜之後,服務生依序上來了辣椒醬和腌制的酸甜大頭菜,大頭菜甜中帶酸,脆而爽口,還有一絲油香,一碟小菜就讓莫李二人胃口大開。

  以白色為基調的夏宮餐廳內的燈光讓人覺得溫暖,腸胃也動得快。一個主菜拼盤讓愛吃肉的莫天全嘗到了香港美食的絕佳滋味,“燒鴨”、“油雞”和“叉燒”拼在一起,又分別有各自不同的味道,“每一塊都有淋漓盡致的香”,到最後,他們覺得連骨頭都入了味。

  此時的莫天全,在道瓊斯Teleres正是上升的階段,主管着亞洲的房地產資訊業務,但他自稱“骨子裡流着創業者的血液”,內心總在蠢蠢欲動,準備在中國做一個與道瓊斯、路透、布隆博格齊名的房地產信息提供商。

  在這個基調為白色的夏宮餐廳里,莫天全和日後對他幫助頗大的李山從相識到相知。

  莫天全的機會終於來了,1996年,正當互聯網熱在世界範圍內開始的時候,他便辭掉了當時在美國亞洲開發投資公司ADF的執行副總裁職務,鐵了心回國創業。

  直到1999年初,當萬事俱備之後,莫天全再次請出李山,師兄弟二人在香港聯袂遊說投資商,尋找資金,要正式創辦搜房網。

  據說當時還有投資商說過這樣的話,“只要是你們倆來做,不管做什麼,肯定能給你們錢。”在香港,莫李二人每天都跟投資商接觸,一天有時開七八個會,他們便在會上演講。

  不出他們所料,投資商對搜房網的商業計劃非常感興趣,而且與香港新世界集團達成了融資2000萬美元的合作協議,一切都一帆風順,但是當莫天全興沖沖地飛到香港準備與新世界集團簽約,此時他卻被律師告知,這個投資項目擱淺,新世界選擇了退出。

  當天,莫天全隻身在港島,悶悶不樂,甚至都沒找李山碰個面。沉思半天,他對自己說,給我半年時間,我還會回來的,第二天他便離開了香港。

  在2006年的春節前夕,莫天全打算組織公司的管理委員會七八個人,帶上家眷,到澳大利亞度假,“去年回報還不錯,今年還要翻一番。我們準備一邊開會討論2006年的公司發展,一邊度假過大年。”

    抉擇的滋味

  雖然這不是飯菜,但當年那杯卡布奇諾,決定了葉偉倫職業生涯第一次重要抉擇。

  卡布奇諾的味道

  文·穎一

  時鐘已經指向下午五點,面容疲憊的趨勢科技中國區總經理葉偉倫從他的辦公室里走出來。剛上任幾個月,就要交上第一份重要的答卷——2005財年的業績報告。

  當年葉偉倫從美國密西根大學獲得工程學碩士學位后,在硅谷找了一份程序員的工作。

  “其實硅谷的生活很無聊”,年輕氣盛的葉偉倫觀察着公司里來來往往的人,暗自想着:程序是我寫的,客戶買了我寫的程序、付給公司錢,其他這些人都在公司里幹些什麼?

  三年後,回台灣休假時一次偶然的機會,葉偉倫決定回來。他加入了微軟台灣,依然是做技術。

  工作了一年多以後,獵頭公司找上門來。一家和微軟在同一級別的公司,提供了一個“產品經理”的職位,給出的薪水提高了一倍。

  葉偉倫心動了,雙方的意向書也只差最後的簽字。他告訴老闆自己想要離開,老闆約葉偉倫晚上見面,在老闆家旁邊的一家不知名的咖啡館里。

  老闆告訴他,再過兩三年自己就會出去創業,到時候自己的這個位子就會是他的。在長達六七個小時的談話中,老闆一直在講着一個道理:一個人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應該在適當的年齡坐上適當的位置。

  這個道理葉偉倫當時並沒有聽明白,但他感覺到老闆對自己的尊重,同時還為自己做好未來幾年的職業規劃。這正是葉偉倫最為看重的。於是他決定還是留下來,並一留就是十年。

  一年半后老闆真的自己去創業了,葉偉倫也坐上了老闆的那個位置。他們還會去曾經的那家咖啡館。老闆有時還會和葉偉倫開玩笑說,“看,聽我的沒錯吧,股票賺了不少錢吧。”

  2001年,葉偉倫面臨著又一次的選擇,不過這一次是微軟內部的流動。時任微軟中國區總裁的高群耀邀請葉偉倫到大陸來工作。

  由於高群耀夫婦和葉偉倫夫婦有着類似的經歷,他們就現身說法,講述自己剛從美國回中國時生活上的一些故事。“第一個不適應就是過馬路,在美國閉着眼睛往前走都沒事,因為車都會停下來,但在中國卻可能永遠閉上眼睛了。”

  轉眼間,葉偉倫在微軟已經工作了12年,一個更大的發展平台放在了他的面前。趨勢科技亞太區總裁劉家雍力邀葉偉倫加盟。

  撫摸着手中裝着卡布奇諾的紙杯,今年42歲的葉偉倫已經完全明白當年那個老闆的一番話。“全世界每年能出幾個比爾·蓋茨?30歲就創業,有幾個能夠一路一帆風順的走下來?”

  這些年,葉偉倫也曾經和那些想離職的員工一起吃過飯、聊過天,真誠站在對方的立場為他考慮,是葉偉倫最大的感受。

  

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味?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範文推薦:

  • ·新人初入職場的人生感悟
  • ·奮鬥的青春最美麗
  • 您正在瀏覽: 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味?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網友評論
    人生到底是怎樣的味?有錢人的人生滋味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