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演講稿 > 公眾演講 > 演講縞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演講縞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手機:M版  分類:公眾演講  編輯:小景

  演講c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口王子海

  演講稿寫作十分重視現場氣氛感,所以大部分演講稿需要充斥激情與活力。形象思維是演講稿寫作中顯性的文本主題與現場氛圍的外化,邏輯思維則是隱性的文本意蘊與演講效果的內化,兩者互為補充,這樣演講才能說理清晰、明確,表意深沉、強烈,吸引、打動、感染聽眾並使其付諸行動。於是,演講稿寫作實現了情與理的同步升華,達到了說服與感染的統一。

  在演講稿寫作中如何為演講增添色彩,使演講達到完美——情與理的結合呢?下面我們通過解析中國著名民主人士、愛國學者聞一多先生的著名演講稿《獸·人·鬼》來探討這個問題。

  獸·人·鬼

  劊子手們這次傑作,我們不忍再描述了,其殘酷的程度,我們無以名之,只好名之日獸行,或超獸行。但既已認清了是獸行,似乎也就不必再用人類的道理和它費口舌了。甚至用人類的義憤和它生氣,也是多餘的。反正我們要記得,人獸勢不兩立的,而我們也深信,最後勝利必屬於人!

  勝利的道路自然是曲折的,不過有時也實在曲折得可笑。下面的寓言正代表着目前一部分人所走的道路。

  村子附近發現了虎,孩子們憑着一股銳氣,和虎搏鬥了一場,結果遭犧牲了,於是成人之間便發生了這樣一串分歧的議論:

  ——立即發動全村的人手去打虎。

  ——在打虎的方法沒有布置周密時,勸孩子們暫勿離村,以免受害。

  ——已經勸阻過了,他們不聽,死了活該。

  ——咱們自己趕緊別提打虎了,免得鼓勵了孩子們去冒險。

  ——虎在深山中,你不惹它,它怎麼會惹你?

  ——是呀!虎本無罪,禍是喊打虎的人闖的。

  ——虎是越打越凶的,誰願意打誰打好了,反正我是不去的。

  議論發展下去是沒完的,而且有的離奇到不可想象。當然這裡只限於人——善良的人的議論。至於那“為虎作倀”的鬼的想法,就不必去揣測了。但願世上真沒有鬼,然而我真擔心。人既是這樣的善良,萬一有鬼,是多麼容易受愚弄啊!

  一、情的展開:形象的對象

  作者的演講稿中確立了三種形象:獸、人、鬼。 (1)獸:劊子手們的暴行,是毫無人情的獸行,甚至超過了獸行,是“不必再用人類的道理和它費口舌”。 (2)人:包括堅持正義的青年學生、愛國人士、一切維護正義的人們。 (3)鬼:為虎作倀者,暗指國民黨反動派。

  這三種形象的區分正是三種不同事物之間相似性的分析,在充分的論述和對比中,形象逐漸清晰化。於是,演講的目的在其中得以實現: (1)“獸”所進行的暴行是殘酷的,是超出了人的本性所能做的,甚至比那些鬼可惡千倍,甚至已經不值得人去評判、審判它,這也是其稱為“獸”的原因。(2)人之所以稱為人,是因為他受到了來自“獸”和“鬼”的雙重壓迫,但還是堅持着理想和正義,為人類的幸福和自由拋頭顱、撒熱血。但是,人也是分層次的。(3)“鬼”雖然沒有“獸”的行為殘酷,但是,那些“獸”的暴行是這些“獸”所指使或是縱容的,所以, “鬼”也是與人為敵的,需要人們加以防備。雖然這幾種形象都是以人為原型的,但是聞一多先生眼中呈現出來的卻是三種形象,“獸”與“鬼”有着共同的相似點就是對於人的壓迫和控制。雖然有些人表面上是與人站在一起的,但是他們對於獸與鬼行為的縱容已接近“鬼”的做法。這裡,演講稿從反面論述中襯托出了“獸”與“鬼”的真實面目,也把作者的意圖——對於反動派暴行的批判表現得十分突出、鮮明。

  二、理的展開:邏輯的層次

  在這個寓言中,人的形象應該是正面的,因為有反面的鬼與獸存在。但是,人在聞一多先生眼中也分出了不同的層次: (1)持積極態度者:要求發動大家去打虎,其中也不乏經驗豐富者,主張用心布置,以免造成年輕者更多的傷亡。(2)心存疑慮、出於愛心者:從愛護孩子的角度出發,主張不去打虎,以免給孩子發出錯誤的信號而引導他們去冒險,這樣會造成更多的傷亡。 (3)自私者:主張不應該去打虎,只要不去打虎就能相安無事。老虎本不會來傷害人,是人先去招惹老虎才會出現傷亡的事故,要用妥協換來平安。從本質來講,這些人與那些“獸”和“鬼”相比,全都是受壓迫和迫害的人。但是,正是這種區分把人類的本性充分地展現在人們面前,這種辯證的認識與區分人的本質的方法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當然,同一時空內的人物在心靈時空的不同表現成就了這種分析結果的出現:從人來講,這是一種心靈時空上的區分,積極面對問題和困難的人有着高遠的心胸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那些自私者則心胸狹窄,不願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他們的這些做法恰恰是幫助那些“鬼”、“獸”不斷來迫害、壓榨人。幾種具有共同點的人在這樣的相似思維分析中本質全部顯現,增強了整個演講的思維深度,也為整篇演講增色不少。

  三、情與理的結合:升華的心靈

  追求充分感染力、策動性的演講,其最終目的是表達情感並形成鼓動性從而得到聽眾響應。演講者通過一唱三嘆與一波三折將情感的力量推向極點,並不斷渲染、深化主題,甚至採取反面“進攻”的方式取得節奏、情感、氛圍上的差異,為主題的進一步深化增加籌碼。

  同時,在演講稿的寫作中,可藉助形象思維拓展思維心靈空間,因為過分拘束是無論如何不會使你所要表達的內容精彩、鮮明的。要把這種典型的形象加以展開,就需要取得演講主體與觀眾兩個層面的共鳴。

  演講稿雖然是靠形象思維來增強感染力、說服力、鼓動性的,但還是離不開基本的邏輯思維。在演講稿的寫作中,因果思維、過程思維、構成思維、程度思維的分析與綜合是存在的,這是文章寫作的基本思維形式,是提升文章感染力的基礎。因為是最常用的思維形式,任何文章寫作都少不了,我們只能在這個基礎上來強調形象思維對於升華文章內在層次的作用。比如,文中對於人的三種定性就成就了三種形象:“獸、人、鬼”。

  這三種形象體現着演講的時代性、目的性,特別是對於真、善、美終極目標的體現最為突出。尋求演講內容的真實是演講稿寫作的必要條件,因為真實的內容才能更好地展現在觀眾面前,聞一多先生最清楚這一點;追求“善”是這類演講稿在道德上說服聽眾的基本要求,只有站在正確或是符合聽眾心理的立場上才能打動聽眾,實現鼓動性目的;“美”這個目標在這類演講稿中體現得十分突出。一般情況下,文章的寫作境界越高,越具有“美”的追求,越容易實現作者的意願。聽眾同樣希望在演講者那裡體會到作者創作高遠、情感表現充分的心靈之美,也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能打動聽眾。聞一多先生的《獸·人·鬼》很好地實現了這一點。

  聽眾在這樣經典的演講中很容易受到獸、人、鬼三種形象所表現出來的哲理的啟發,更能夠被聞一多先生嚴密、合理的邏輯論證所折服,情與理在這篇演講稿中得到了完美的結合。

  參考文獻:

  [1]馬正平。高等寫作思維訓練教程[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

  [2]馬正平。高等文體寫作訓練教程[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

  [3]張岩松,劉桂華,現代演講學[M].青島:青島大學出版社,2005.

  [4]謝倫浩。演講寫作技巧[M].北京:石油工業出版社,2006.

  [5]劉建祥。演說問題寫作技巧與藝術[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

  [6]李元授,鄒崑山,演講學[M].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03.

  [7]李燕傑。演講美學[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

  [8]林業明,演講稿寫作主體角色的調適[J].贛南師範學院學報,1989(4)。

  (作者單位:唐山學院

演講縞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範文推薦:

  • ·母親節演講稿:獻給母親節
  • ·母親節演講稿:感恩母愛
  • ·母親節詩歌:母親
  • 您正在瀏覽: 演講縞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網友評論
    演講縞寫作如何做到合情合理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