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演講稿 > 公眾演講 >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

手機:M版  分類:公眾演講  編輯:小景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 標籤:社會主義 演講稿 公眾演講

     實體上的正義是抽象的、不易把握的,程序是具體的、容易把握的,實體上的正義只有通過具體的程序才能得到實現和保障。作為許多程序的組合構成的制度,能在多大程度上保障正義,取決於構成這一制度運行基礎的程序。因此,程序是檢驗正義的標準。

  這裡的程序概念是廣義的,包括法律上的程序以及以其他形式確立起來的對社會運行具有約束力的程序。包括被法律規範的程序和各種規章制度規範的程序。包括被明確宣示的程序和在實際上起着作用的雖然沒有明示但被大家所認可的程序。包括約束立法、司法、行政等國家權力運行的程序,約束輿論工具運行的程序。程序對實現正義的作用日益受到重視,以至於在法學上提出了程序正義的概念,以區別於傳統意義上抽象的實體正義的概念。

  法律分為實體法和程序法,實體法規定了立法者所宣揚的價值取向,也就是立法者宣揚的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非正義,程序法則規定了實現正義的方法,是立法者制定的對實體正義的保障措施。實體法所宣揚的正義是否能實現取決於程序法是否對它提供了相應的保障,沒有程序法保障的正義只能是鏡花水月。判斷一個法律制度正義性的標準是程序法而不是實體法,如果實體法賦予人們權利而程序法沒有提供實現這一權利的途徑,那麼這是一個不能實現正義的法,它所宣揚的正義是虛假的。程序是正義的載體,沒有程序就無法實現正義,正義只有通過程序才能得以實現,沒有程序保障的正義不是真實的正義。

  程序和實體何者更重要?有人認為,沒有實體上的正義就無所謂保障實體正義的程序,毫無疑問實體是最重要的。還有人認為,二者就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是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關係,不能劃分先後次序。應當說,后一種觀點更有道理,實體正義和程序正義是在相互影響的過程中國共產黨同發展、共同完善的。但是在現實中,由於程序正義的發展水平往往滯後於實體正義,程序正義的發展水平往往決定了一個社會制度所能達到的民主程度,一個社會的民主程度往往表現為程序正義的發展程度。所以從實踐來看,程序的重要性常常要大於實體。

  中國的傳統觀念把實體的正義放在首位,而並不看重程序正義的價值。但由於人們心中通常都有自己對實體正義的標準,而人們對實體正義的看法在總體上往往沒有大的差別,所以可以說建立正義的過程主要是建立實現正義的程序的過程,是建設程序正義的過程。因此,輕視程序就是輕視正義本身,所謂的“重實體,輕程序”的實質是對正義本身的輕視。在這個意義上,程序和實體上的正義是一體的。就如英美法國家,只是重視程序法的建設,很少關心實體法,在法律的很多方面都沒有實體上的規定,但是對民眾利益的保障卻超越了偏重實體法建設的大陸法系國家,儘管大陸法系國家並不輕視程序法的建設。

  程序不僅是保障正義實現的途徑,它還是衡量正義的標準,通過對客觀具體的程序的研究可以知道在一個社會能夠實現多大程度上的正義。程序就像一桿秤,通過對程序的研究能夠衡量正義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實現,保障程序正義就像製造一桿精密準確的秤,確立起衡量實體正義的標準。沒有程序正義,我們就無法衡量實體正義,也就無所謂實體正義。沒有標準會造成人們對周圍世界的懷疑,沒有程序的衡量人們也無法確定身邊表面上的正義是否是真正的正義。

  在中國,最缺乏的是程序正義,最被忽視的是程序正義,最迫切需要的也是程序正義。我們有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思想,有人民民主專政的共產主義制度,但這一先進的實體上的正義思想和制度卻缺乏必要的程序來保障。我們知道資本主義制度存在許多缺陷,我們知道社會主義制度在各個方面優越於資本主義制度,我們知道社會主義社會的人民應當擁有高度的民主,但在現實社會中理想卻離我們那樣遙遠。這是因為我們沒有一套保障它得以實現的程序。應當說,我們在實體正義上超越了資本主義,但在程序正義上卻還落後於資本主義,理想和現實在這裡脫節。就像構成木桶的一塊短木板一樣,程序上的缺陷使社會主義的現實遠遠達不到理論上的發達程度。程序和實體的關係是表裡的關係,也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哪一方面的偏廢都不能實現真正的正義。對於社會主義中國來說,馬克思主義已經為中國確立了高度的實體正義,我們接下來要着重發展的是程序正義的建設。“重實體,輕程序”是對我們工作判斷上的失誤,社會主義按照這種錯誤的思路畸形發展下去,最終會使人們對實體上的正義也失去信心,給社會主義的發展帶來嚴重的阻礙。

  在程序與實體關係角度上我們談談中國的憲法權利問題。中國的憲法在人民的權利方面規定的是比較全面和完善的,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普通民眾的權利卻常常難以得到保障。憲法所規定的權利在很多人眼裡都沒有被看作是真實的權利,比如說平等權,比如說受教育權,比如說人身自由,等等。從受教育權的憲法訴訟,到孫志剛案,或者乙肝歧視案,這些事件都是侵犯人民憲法權利的事例,但是由於在程序上沒有建立憲法訴訟的制度,這類事件發生后,權利受侵害者無法通過一條正常、有效的途徑去保護自己的權利。只是在其中的一些事件被媒體披露得到社會廣泛重視后才可能通過行政手段或者說在權力的干預下得到解決,而更多的被侵犯憲法權利的人依然無法保障自己的權利。缺乏程序保障的憲法無法成為人民保障自己利益的武器,依據憲法建立起來的人民的權利也就成為沒有保障的權利。

  在程序上要保障人們對任何侵犯自己利益的行為有提起訴訟的權利,而不應在不必要的方面限制人們的訴訟權,這是在法治社會保障正義得以實現的基本要求。對於任何法律上規定的權利,人們都可以通過訴訟要求得到保障,這才能夠使法律所規定的權利成為真實的權利。我們知道,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是一切法律的本源,一切違反憲法的法律法規、行為都是無效的,任何阻礙憲法權利得以實現的規定也都應當也必然是無效的。憲法規定的權利無論有沒有程序方面的具體規定,人們都有權據以要求得到法律的保護。憲法訴訟制度並不需要通過專門的法律來建立,而應當是憲法建立之後就自然存在的。任何憲法規定的權利受到侵犯,人們都可以通過訴訟要求得到保障,這就自然建立了憲法訴訟制度,而不需要再去制定其他法律規定哪些憲法權利可以受到法律保護,哪些憲法權利暫時不予保護。這種法律如果存在,就是對憲法的侵犯,是對憲法的嘲弄,是違反憲法的法,也是非法的法。

  我們在學習憲法的時候,都學過在社會主義國家,人民的權利是最廣泛的、最真實的。社會主義中國的人權狀況受到資本主義國家的批評,是對社會主義的侮辱。大力發展中國的程序制度,使中國的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均衡發展,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自然會發展到它理論上應當達到的程度,也自然會超越資本主義制度表現出優越性,這也是社會主義制度健康長遠發展的保障。必須放開對民眾訴訟權利的限制,使每一個公民可以通過訴訟手段維護自己的權力,維護法律的充分實施。人民是推動社會發展的最終力量,讓每一個社會主義公民參與到維護自身權利、維護社會主義憲法的實踐中去,中國的法治進程就會迅速而健康的發展。

  儘管程序的發展程度往往對整個社會的發展程度起着決定性的作用,但是程序與實體的關係畢竟是相互促進的,所以實體對程序的發展能夠起到加速抑或是延緩的作用。中國已經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在實體上有了最先進的共產主義思想和社會主義制度,儘管在程序建設上還遠遠滯後於實體上的發展,但是在實體上先進的共產主義思想和社會主義制度的促進下,中國的程序建設會有較其他國家更快的發展速度。暫時的落後並不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失敗,只要加強程序也就是制度建設,中國一定會建設成為民主、發達的社會主義強國。

  王春峰:springlord@yeah.net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一文由搜集整理,版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您正在瀏覽: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
網友評論
程序對社會主義法制的決定性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