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演講稿 > 會議發言 >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手機:M版  分類:會議發言  編輯:小景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標籤:發言稿 演講稿 會議發言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各位師長,各位文友,以及所有所有到場朋友們:

  大家上午好!

  我叫寶玉民,筆名野岸。因為我的大部分詩歌都是在牧羊中寫下來的,所以了解我的人就給我起了個“牧羊詩人”的稱號。

  我從沒想過寫詩,更沒想過自己會出版詩集並於今天在這裡舉辦這樣的新書首發儀式,因為我是個只有小學文化的蒙古族農民。 但我自幼愛好文學,這種酷愛我至今也說不出緣由。在長達十年的打工生涯中,書籍是我重要到必不可少的行李。我曾經拿着微薄的工傷醫療費去書店買過書,最無書可讀的時候還背過新華字典……這漂泊流浪的十年,也算是我自學的過程。隨着閱讀量的增加和詞彙的積累,我竟然萌發了用文字來謳歌生活和自然的美好,記錄對社會以及情感世界的感悟的慾望。就這樣,我從此走上了被人稱為“是一條粉身碎骨的道路”的文學創作之路!

  起初我是想學寫小說的,所以讀的也多為小說,因此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詩歌是什麼。但在後來的閱讀中漸漸發現,小說中描寫了一個頁面的文字,對同一個意思或者同一種意境的表達,有時不如文章中引用的一句詩詞來的完美。從此,我開始挑選一些和每一個當時的情景接近的文字來表述自己的喜怒哀樂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不說命運對我是不公的,但我的經歷可以用坎坷來形容。正因為如此,詩歌從此對於我是失意時的一聲安慰,是寂寞時的一次傾訴;是痛苦時的一行淚水,是快樂時的一串笑聲……不論身處順境還是逆境,詩歌都是一根無形的支柱,支撐着我的精神世界;更是一面旗幟,引導我一路踏歌而來!

  我開始投稿是由於朋友的一次玩笑,在此之前我從沒想過發表。那是在大興安嶺林區做伐木工時的一天晚上,一起打工的老鄉看我每天晚上都在昏暗的煤油燈下看書寫作就對我說:什麼時候能在那個報刊上看到你的作品呢?儘管我知道這是朋友善意的玩笑,但我還是或多或少的讀出了一絲譏諷的味道。第二天我就偷偷地給三家報刊投出了自己的習作 ,一個月以後三家報刊社都回復了用稿通知。其中包括發表我處女作《四季迴腸》的《遼寧青年》雜誌社。這樣的結果給了我莫大的鼓舞和信心,在以後的歲月里,一些作品陸續發表在《星星詩刊》《民族文學》《天津文學》等刊物。並在這期間結識了家鄉的許多文友,其中就有帶我走進科爾沁部落的藍百合姐,和科爾沁沙龍的馮慶祺這兩位“我在文學之路上的里程碑式”的老師。而二十年來的作品這次能夠結集出版,是得益於奈曼旗旗委副書記李玉山老師的全力支持,也得益於旗直各相關部門的領導和科爾沁部落、科爾沁文學沙龍里各位老師和文友們的關懷幫助,在此一併致以誠摯的感謝!

  這裡,我要感謝的還有一個人,正是因為她,我才開始真正地走上了詩歌創作之路。 因而,請允許我用一首詩來做我這次發言的結束語吧!詩的題目叫《如果我不再寫詩》:

  《如果我不再寫詩》

  那一年我喜歡詩

  卻不是為了寫詩

  只為打發沒有你的時光

  那一年我開始寫詩

  卻不是為了發表

  只為調動所有的文字

  記下你今生的模樣

  那一年我發表了詩

  卻不是為了向誰去訴說

  只為把你一遍遍地歌唱

  如今我仍然在寫詩

  卻不是為了心中的願望

  只為幸福能在你的左右地久天長

  以後我還會去寫詩

  卻不是為了夢想

  只為用我今生的努力

  把在來世里走向你的道路鋪平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寫詩

  卻不是因為靈感已經死亡

  而是我已經倒在了尋找你的路上

  謝謝大家!

您正在瀏覽: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網友評論
新書首發式上的發言稿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