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學作文 > 六年級作文 > 八戒傳 3000字作文 ( 手機版 )

八戒傳_3000字

分類:六年級作文  字數:3000字  編輯:小景

八戒傳 標籤:想象作文 小學作文 六年級作文

那是一片銀色的河,有天馬在河中漫步……呵呵……馬也會散步。等等,那個弼馬溫怎麼可以把馬放養在天河,去趕走它們,可是誰不怕那個猴子呢。還是躲躲吧……

  怎麼會有個白衣仙子在那裡,好像要去趕走那些馬…… ……

  這是……好像……怎麼回事?使者仍然想不通,管她呢,可是她……見過嗎?

  “使者,今天去哪兒呀?小的給您備車?”

  “今天?哈哈哈,天上哪有今天明天,去把我昨兒得的那個寶貝拿來,俺要試試。”

  “可是天上不允許……”

  “讓你那你就去,順便抓來兩個雷公電母。”

   忙亂之後,終於還是聽到了貓叫的聲音。從人間吃東東回來,順便牽了這個怪物回來,聽說可以看到全世界,哈哈,世界有多大,不知道天宮其他角落能不能看得見,那就不用出去找吃的了,在窩裡……啊不,宮裡。真是這麼久的神仙,不知為什麼,還是說一些不規範的話……在宮裡就能看清有什麼好吃的了……哈哈哈,等等,為什麼總想吃呢?凈壇使者?使者?好像師父封的是佛,自己怎麼就是個只知道吃的凈壇呢?哎哎~小心犯戒~~~~~~~~~~~

  和所有初次上網的人一樣,使者張大了嘴也不知道上哪兒去看看?總之,進去了聊天室。……

  註冊?哦,自己叫凈壇使者,性別?神仙有什麼性別?老土,不過那個帥哥還是比較順眼,現在進入……

  眼花繚亂的感覺剛過,居然馬上有人和自己說話:“使者?是你嗎?”

  “是啊,我是使者呀。”

  “你來了?”

  “來了”  

  使者看到那個美眉名字叫:月中嫦娥

  “你是嫦娥?”

  “……”

  使者這才明白,在網上,你可以說自己是玉皇大帝,而沒有人管,這個地方真奇怪,玉皇大帝竟然不管?

  “你還記得我?”

  “誰呀?你是誰呀?”

  “你是誰?”

  “我是凈壇使者”

  “原來,你忘了?”

  “什麼?忘了什麼?”

  在通過了那條佛祖面前的忘憂河之後,所有的神仙都忘記了前生來世,忘記了自己是誰,神仙自然不能有塵埃在心,塵世,不過是塵世而已。

  忘憂河中漂過的肉身,代表了成仙,也代表了從此脫出輪迴,再不問世間的事,也不問人類一直在問的那麼傻的問題了:我是誰?哈哈,神仙就是神仙了……

  使者默念着……

  “你記得我嗎?你記得我嗎?你記得我嗎?你記得我嗎?你記得我嗎?你記得我嗎?”  

  屏幕上打出了一連串的大紅字。

  “呵呵,初次上網,請多關照。"使者發現這個嫦娥的記性真差,自己根本沒來過這個聊天室嘛,唉,人生何必太執著呢。

  “好。”

  “真是太好了。”

  “好的不得了了。”

  使者看着"嫦娥"打出的字,無聊的想關上這個怪物,全是些世人,忘不了的愛恨情愁,何苦呢,不如修仙。

  “不要下,聽我給你講個故事……一千年了,沒有人聽過,你,願意,聽嗎?”

  使者摸了個身邊放的果子,吃着。

  “你願意說就說吧,我有時間”

  “好,你聽着……”

  “你去過月宮嗎?”

  “月宮?那個地方屬於玉皇大帝管轄,不能越界的。”

  使者搖頭,告訴她幹什麼,凡人,她懂嗎?然而接下來她所講的故事,使者完全的迷惑了

  前因:

   早在齊天大聖招安之前,曾任天宮的弼馬溫,而嫦娥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宮娥,由於小,也因為她能歌善舞,經常為皇宮御宴獻舞,深得玉皇和王母的寵愛,就奉命為天宮搜集各種能夠讓玉皇和王母開心的珍寶。嫦娥搜集了很多的銀砂,在天宮擺出各種圖案,讓玉皇和王母在一出寶殿的時候就能看到閃爍的圖畫,這個工作在最開始的時候受到了玉皇的欣賞,於是,嫦娥就更加用心的去做着。

  有一天她到南天門外遊覽,發現外面的雲霧隨意翻卷着,很適合她的拼圖擺放,於是就拿了銀砂到南天門外想拼出更美的畫面。天蓬元帥正在南天門巡視,無意間,望見雲霧中有白衣繾綣。"誰?這麼大膽?"天蓬移雲換步來到白衣仙子背後,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肩,正要用力,嫦娥輕喊:“元帥,請勿高聲!”  

  “這些銀砂太容易飛散,請元帥見諒。"當嫦娥盈盈回首,衣闕蹁躚,本來無光無色的雲層,就像透出了萬丈光芒,天蓬一時間竟難以言語。

  嫦娥依然在無邊無界的浩瀚中,非常輕也非常慢的擺放着銀砂,在夜空中閃爍着流動的光彩。從那一刻起,天蓬就在她的身後站立着,守衛着,不讓那些風仙無意中吹散了這些銀砂。

  天宮中沒有以前或者未來,就在嫦娥一千年來的擺放就要完成之際,石猴反上天庭,被招安弼馬溫。紫霞送給了齊天大聖紫霞披肩,大聖大笑這是什麼?這麼難看的披肩,你休想我會披上~!大聖一把扯下披肩扔掉。

  嫦娥一回頭,看到天蓬依然在她身後守衛着,嫦娥略略微笑:“元帥,銀砂就要全部擺放成圖了,你看,天宮有了它們不是美了很多嗎?”

  天蓬踱了踱步子,面無表情:“是很美。”

  “等到玉皇和王母看過,它們就不怕風吹了,那時候,你就可以不用守衛了。”

  “是。”

  紫霞捧起了被扔下的披肩,一滴淚落在紫霞披肩上。怎麼可以!!怎麼可能??  

  神仙怎麼會有淚。

  霎時間,齊天大聖感到穿心的疼痛,他一手揮起了如意金箍棒,一手死死按住胸口,一個筋斗跌跌撞撞出了南天門。紫霞這個傻神仙,沒見過這麼笨的神仙,齊天大聖,哈哈哈,只不過是一隻石猴兒而已!憑什麼,為什麼,心痛什麼!大聖揮起他不離身的如意棒,一時間,風起雲湧,瞬時間,電閃雷鳴,天宮自開天闢地以來,竟然下起了雨。

  玉皇大帝驚慌失措,連聲高叫:“二郎神君,速去察看誰在天宮布雨!”

  狂風頓作,瞬間吹散了銀砂,嫦娥失聲叫到:“銀砂!"向著風吹去的方向追去。天蓬迅速將神將斗蓬脫下,罩向嫦娥,將她卷回了自己身邊。  

  雨水將大部分銀砂沖流成了河,順着天空一直蔓延下去,其餘的散落在了天宮的各個角落。  

  大聖將天馬棚砸爛,放出了天馬,從未自由放牧過的天馬長嘶一聲沖向了銀河,一時間萬馬齊喑,雲翻霧騰。  

  嫦娥和天蓬站在銀河外,注視着千年來的辛苦毀於一旦:“我擺放了一千年,你也陪了我一千年。”

  “也許是天意如此,姑娘不必悲傷。”

  “天宮裡不允許悲傷,只是,"嫦娥忽然間發現自己已經不是希望玉皇來看銀砂,也許,和天蓬一起默默擺放銀砂的日子,是自己最希望的吧。也好,可以重新再來一次了。

  天宮裡,紫霞已經被抓去,跪在輝煌的玉皇殿中,懷裡依然抱緊了紫霞衣。

  王母勃然大怒:“賤婢!你違反天規不說,竟敢和那個臭猴子~~~~”

  紫霞無比的安詳:“怎麼?我和臭猴子怎麼了?王母,"紫霞向前跪了跪"不必迴避了,我愛上了齊天大聖。”

  此言一出,天庭里的眾神仙大驚失色,愛,怎麼可以在天庭上說!而且還是那個石猴。

  “王母,我辜負了您的栽培,請處罰我吧。"紫霞緊緊的抓住了那件紫霞披肩。

  這是嫦娥第一次在天宮中有人這麼坦然這麼堅決的說出愛,愛是什麼?值得紫霞為之受罰。  

  同時也看到了王母冷冷的目光,她知道這絕不是一般的處罰,這是天宮中的大忌!

  凈壇使者宮

  “你羅里羅唆說了些什麼呀,你說這些幹什麼?”

  “你看不懂嗎?”  

  “不是我不懂,是你不懂,你編瞎話的功夫不行呀。都什麼呀?你以為你是神仙?"凈壇一遍嚼着果子一遍大笑。忽然間,如同電光火石,閃過他的心靈,然而那樣的快,以至於自己根本抓不住那種……感覺?怎麼會有感覺?當了很久的凈壇使者,唯一的任務就是吃東西,吃乾淨所有的貢品,怎麼會?怎麼會還有心?神仙從來不用心的呀。

  “你一定會懂得,我不會放棄的,我等了很久了,我不要放棄!”

  望着屏幕上越來越大的嘆號,使者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這不是神仙應該有的。凈壇使者飛快的把怪物關上,揮手送走了雷公電母,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想那麼幹什麼,神仙的生活就應該是無欲無求的,聽那個傢伙胡說八道什麼,哈哈哈。

  為什麼?笑過之後,心裡會很酸,眼中……不,不可能,不可以,都什麼時代了,神仙還會為這些亂七八糟的老掉牙故事流淚?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  

  霧茫茫的銀河,萬馬奔騰,白衣蹁躚……

  凈壇又一次從夢中驚醒,這是???

  南海紫竹院中。觀音和指默念,是她?是她!算來凈壇還有一劫,也該了卻這段前緣了。

  凈壇伏身便拜:“觀音姐姐,我做了使者,這活兒也不好乾呀,餓也得吃,不餓也得吃,你這不是欺負俺嗎?”“凈壇,不可胡言亂語,你來所為何事?”  

  使者跳了起來:“呵呵,觀音姐姐早就知道俺來的意思了,何不給俺解夢,這樣俺老睡不好呀。”  

  “不必多問,緣來緣去,隨它去吧。”  

  觀音和了掌,竟再也不說了,使者只好迷惑的出來。這個觀音,說話神神秘秘的,不肯告訴我,我自己去找。哼。

  一縱身,凈壇來到了很久未見得大師兄斗戰勝佛宮裡,想想自己雖然是個使者,可有這麼個佛作師兄也挺有面子的。未進宮門,只見沿路宮門已開,遠遠的就看見斗佛在蓮花座中端坐。

  “斗戰勝佛,使者參見。”“兄弟,你終於來了。”“怎麼?師兄等我?”“哦,是啊,很久沒見了。”

  兩人沉默着。

  “師兄,其實我今天來,想問你一句話。”

  ……

  “師兄,你知道你自己成佛之前是誰嗎?”

  “需要知道嗎?”  

  “不需要嗎?”  

  “需要嗎?”  

  “需要。”

  “知道怎麼樣,不知道又怎麼樣?”

  “不怎樣。”

  “那你回去吧。"佛不再開言。

  凈壇又回到了宮中,反覆出現的夢境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網上.

  “你終於還是來了。”

  “那個故事裡的嫦娥,是你嗎?”

  前因:  

  紫霞消散的一刻,大聖用金箍棒穿刺進從未打開過的雲層,反下天庭。為什麼從來沒有人想知道天外面是什麼?天漏了一個洞,狂風漏向黑暗的外界,誰也不知道外面是什麼,什麼樣子。

  王母原諒了嫦娥失去銀砂之罪,命嫦娥收集銀砂補住天洞。因銀光可鑒,名之為廣寒,宮餓補天有功,封為嫦娥,掌管廣寒宮和銀河。也因為紫霞的前車之鑒,所有宮娥女仙除了居住的宮殿,不得隨意走動。

  廣寒宮名不虛傳,因為隔開了天界和外界,寒冷無比,嫦娥在廣寒中緩步,單薄的白衫擋不住透骨寒。  

   看着自己的銀砂被攪得一團糟,散落在夜幕中,難尋其蹤了,嫦娥一回頭,發現天蓬站在自己的身後,就像他從未走開過一樣。

  “你怎麼可以來?”

  “我怎麼不可以來。”

  “王母有令~~~”

  “我就問你,不想讓我來嗎?”  

  ……

  “我織了這些廣寒紗,也許能比銀砂更美。但是不是給王母看。"嫦娥的臉越來越蒼白。

  天蓬仔細的看着嫦娥:“你冷嗎?"天蓬將他護身的斗蓬披到了嫦娥肩上。揮手間,手上拿着一枝桂花。

  “這花,很香,希望能溫暖你的廣寒宮。"天蓬捧起銀砂,種下了桂花。

  “謝謝,天蓬。”

  “還有"天蓬輕輕拉開盔甲,從裡面捧出一隻粉雕玉砌的小兔子,正張開着紅色的眼睛,望向嫦娥。"這是給你做伴的,我怕我沒來的時候,你會寂寞的。”

  “天蓬,這。這是違反……"嫦娥一抬頭,望見天蓬真摯的眼睛,而這雙眼睛伴隨着她度過了以後很長很長的歲月,溫暖了廣寒宮裡陰冷的空氣。

  廣寒宮中居然有笑聲!這個消息很快的傳遍了整個天宮,也傳到了王母耳朵里,無疑這是觸犯了天條的大罪。"嫦娥!你知罪嗎!虧得我還這麼疼你,給你一個廣寒宮,你竟敢私通天蓬元帥!你好大的擔子!”

  凈壇獃獃的望着屏幕上閃動的文字,一時間很多紛雜的往事湧上心頭,可是又紛雜的難以分清,抓不住那些一閃即逝的念頭。

  “等等,讓我想想~~”

  “你一定會記得得,我不相信你會忘,我不放棄,你要記得我……”  

  ……

  “聊天嘛,何必太認真呢,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心目的郎君是個英雄,他會身穿五彩盔甲,腳踩七色雲霞,來迎娶我……”

  “你郎君與我何干?我又不想娶媳婦。”

  “我已經等了一千年了,我不在乎繼續等下去。”

  “你到底說什麼,拜託你不要再做夢了,何必太執著呢。”

  “……”

  “受不了你~~”

  凈壇使者抓起雷公狠狠的扔了出去。

  前因:  

  王母盛怒之下,要毀滅嫦娥靈神,觀音在一旁皺了皺眉

  “怎麼?我狠心嗎?”王母一臉的溫柔和無辜。

  “不,廣寒無人管理,難免髒了。”

  “哦?觀音有和高見?”

  “王母娘娘可否將嫦娥交與我教訓,我可保廣寒清靜,嫦娥盡忘前緣。”

  “觀音菩薩,我寧肯受罰,不遠盡忘前緣。請菩薩成全。”

  天蓬元帥傲然從殿外走來,站立在嫦娥身邊。

  “大膽天蓬,竟敢不跪!”

  “神之將滅,何懼之有,王母,天宮從來寒冷一片,但從未泯滅過愛情。”

  頓時,大殿上一片混亂,太白金星匆匆忙忙告假退出宮門:“又一個,又一個……”

  “嫦娥,我願娶你為妻,永不相忘!”

  嫦娥仰頭望着天蓬,出人意料的平靜:“為仙,我們相守,為人,我們相依,為鬼,我們相愛,就算是化為灰燼,我們也在虛無中相伴。”

  “你!你竟敢!!"王母盛怒之下順手扔出了琉璃盞,摔在殿前化為碎片。

  “王母,天宮無愛無恨,我在這片冰冷之下無法呼吸,拚死,我也要把這份愛保留,求王母賜毀滅,讓我們永遠脫離苦海,神形俱滅,到也乾淨。"嫦娥和天蓬相依立於殿前,毫不畏懼的神情,驚慌了天宮所有神靈,剎那間,風雲聚會,天色巨變。

  “你們不要以為我就沒有辦法治你們,求死?哈哈哈哈,沒那麼容易,我要讓你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王母尖利的聲音回蕩在陰冷的宮殿。

  “天蓬,長相思,莫相忘!"嫦娥解下月白的輕紗,塞到了天蓬手中。

  “嫦娥,五百年前齊天大聖當了紫霞的逃兵,我不會,你放心,無論怎樣,永不相忘!”

  五指山下,石猴驚心動魄,仰天長嘯:“說的好!哈哈哈!說得好!逃兵啊~~~~~~~"暴雨傾盆,遮掩了火眼金睛中的搖搖欲墜。

  如來佛祖升壇講法,金禪子木然立於一側,釋迦打坐一旁。

  佛祖順手拈來一枝花。

  金禪子依然木然獨立。

  釋迦望之微笑。

  佛祖:“金禪子,我以為你能的我真傳。”

  釋迦:“師兄,佛祖的喻意是天下無不可微笑,一花一葉一世界。”

  “笑你個頭,有何好笑?無花無葉無世界。天下有何可以微笑之事。你懂什麼。”

  “金禪子,你怎可口出粗言,佛祖深意你不要曲解。"觀音道。

  “解你個頭!菩薩,你心中也只有自己了。你可知天下萬物本為空,又何必非要去傳的什麼經,禮的什麼佛,講的什麼道。”

  “金禪子,世人紛紛饒饒,看不清自己的人太多,佛之存在皆為意,意在佛在,意亡佛亡。你在人世間輪迴了三千年,看來還需有九九八十一的劫難,才能終成正果。”

  “我能選擇不去嗎?”

  “……”

  “靠,給你個佛面,拜託以後不要讓我去做這麼噁心的事~~”

  使者宮網上

  “大姐,先聲明,你不要再嘮里嘮叨講什麼老掉牙的故事了,我不想聽。”

  “你真的忘了我了?你說過永不相忘得。”

  “說過有用嗎?說過就是真的了?”

  “不是嗎?”

  “好,你說,永遠有多遠?說得出來,我就聽那個爛故事。”

  “你~~~~~~”

  廣寒宮清冷依舊,除了給玉皇和王母舞蹈,嫦娥被禁足廣寒,任何人不得出入。一千年前,嫦娥被觀音鎖入廣寒,而天蓬打入凡塵,嫦娥本不欲獨生,觀音道:“嫦娥,你和天蓬前緣未了,他日自有定論。"並賜葯一丸,令玉兔每日杵搗,他日自能排上用場。

  天蓬取經歸來,被封為凈壇使者,修成正果,天時所至,兩人在網中相遇。

  “為什麼我一聲聲就換不回你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嫦娥感其凄涼,不由相由心生,轉眼間,化為滿頭白髮,面容憔悴。千年的等待沒有讓心老去,總以為物換星移,愛在心間總是不變的,原來脆弱的誓言根本就沒有永遠。

  而今,心老,人老;心死,人亡。

  所有的等待,還有意義嗎?有嗎?

  凈壇使者瞪着一行行血一樣的紅字漸漸消失,忽然間感到心像被抽了真空一樣緊縮,如同有一塊大石頭緊緊壓在了他的胸口,無法呼吸。怎麼會???????????

  蒼白的臉上早已流盡了淚水,銀絲一般的白髮從頭一直拖到地面,月里有風,吹動了白衣翩翩,自己是誰?嫦娥?不。早已在和天蓬分離的一瞬間化成了一個影子,等待着離人的回歸,而今天,是的,要記住今天,什麼都不重要了,什麼都不過是千年一夢而已。

  一回頭,發現眼前站着凈壇使者,不,天蓬,就像他從來就在那兒一樣。

  “你?”

  “我!”

  “你怎麼來了?”

  “不能來嗎?”

  “可是我,老了……”

  “不錯,這樣比較符合你的個性,更美了呀。”

  “你是誰?”

  “我是我呀。”

  ……

  一切彷彿從來就沒有變過,兩個人就在廣寒宮中佇立着,風吹過的時候,揚起了銀砂,迷濛了月色迷茫。

  唐僧:“噹噹噹噹噹噹~~~”

  八戒:“師傅,你又要唱啊?不會吧?”

  悟空:“獃子,你懂什麼,師傅每次唱都是有禪意的。”

  “哇~~~~~~"吐。

  “悟空,你——真——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唱什麼”

  “二師兄,我們還需更加努力的用功讀書,才能明白師父的佛法精深呀~~"沙僧一臉的嚴肅。

  “哇~~~"師徒三人吐。倒。

  “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

  “對,很對,我們吐啊吐的,就習慣了。沒事。上路。”

  “哦"悟凈不情願的挑起行李,總是這樣,都不肯教我佛法。這樣人家怎麼能進步呢。

  八戒和悟空竊竊私語。

  “八戒,你剛才做夢哭了。”

  “猴哥啊,我夢見一隻豬一直看着我呀。”

  “唉,你本來就是一頭豬嘛!”

  “哦,可是我覺得我不是豬,豬在哭呢。”

  “對了,你就是在哭呀。你這頭笨豬!”

  “別罵我笨,我不笨~~~”

  “笨豬笨豬~~~~~”

  西天的落日照着荒涼的沙漠,圓圓的,像個月亮,將師徒五人的身影拉的長長的。

  使者獃獃的盯着屏幕,剛才是做夢嗎?夢見自己身披五彩戰蓬,腳踩七星靴,好像在和一個全白的老妖婆說話,想想都可恥,自己居然還誇她美,美什麼,天仙啊?天仙也不是沒見過。令人驚訝的是,那個老妖婆的頭髮竟然慢慢變成了黑髮,滿臉的皺紋也變成了驚人的美貌,更可怕的是她的那雙眼睛,居然會讓自己說不出話來,深的就象是銀河的水啊,沉湎。

  上網吧,閑着也是閑着,看着電腦不上網,真是一種折磨。

  果然,嫦娥在線。

  “你好啊~~~~~”

  “你好,你來了?"嫦娥很快就回復了他。

  “大姐,你今天該講哪一出了?”

  “今天不講了。”

  “哎呀,怎麼不講了,我還等着聽呢。”

  “我好辛苦啊,每天王母都會派風仙來把我的銀砂吹走一部分,我要到很遠很遠的浩瀚中把它們檢回來擺上,不然,月亮就會暗下去一部分的。”

  “王母損着還不少呢,她是想不讓你閑着。”

  “是啊,怕我有時間下界去找你呀~~”

  “呵呵,怪不得有時候你都不在網上呢。”

  是啊。”  

  “我給你想個主意吧,你別管它風吹,你讓它吹,等全吹沒了,你再去一次全揀回來,一點點擺,然後稟報老王母,你發明了新的人間紀年方法,月圓一次為半個月,兩次為一個月,這樣人間就有月了。多方便,哈哈。”

  凈壇不由得大笑,自己可真聰明啊,越來越聰明了,能想出這麼優秀的注意。哈哈哈~~

  廣寒宮

  “夠了,嫦娥,你住手吧。"觀音背對着嫦娥。

  “菩薩,當年得您相救,道是前緣未了,近日天蓬歸位,請菩薩成全。”

  前因

  天宮大殿之上,燈火通明,王母下旨要將天蓬元帥打入輪迴。

  淚眼朦朧之中,只聽的嫦娥呼喊:長相思,莫相忘。

  之後就是呼呼的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

  越來越近了,是一個小村莊,小村莊的一戶人家,有一圈豬……

  農戶的豬產下了十二隻小豬,在其他的豬都在搶奶吃的時候,驚訝的發現有一隻豬流着淚搖搖晃晃的向外爬向了豬欄,仰起頭望着天,腰間竟然有一條白紗。

  流淚的豬本身就是異事了,更何況他緊緊的抓住那條白紗,這在人的眼裡,這就是妖怪了。

  在這頭豬每天雲里來霧裡去的日子裡,除了吃飯睡覺,豬不知道自己還能怎樣,直到有一天,遇上了一位白衣姑娘。

  “你是誰呀?”

  “我是豬。"豬平靜的說。

  “你為什麼是豬呀?”

  “需要理由嗎?”

  “不需要嗎?”

  “需要嗎?”

  “那我叫你什麼呀?你沒有名字嗎?”

  “叫我豬,我是豬。"豬還是沒有表情。

  “好啊,豬,我嫁給你吧?”

  !!

  “你沒人要嗎?”

  “沒有啊。”

  “我以前認識你嗎?”

  “不知道啊。”

  豬沉默的望着眼前這位姑娘,發現她用一雙堅定的眼睛看着自己,彷彿要看到心裡去。  

  這樣的寒星一樣眼睛,一直在心裡,從未忘記。

  “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豬呀。”

  兩個人佇立在村裡的山頭,山風輕輕飄着他們的衣擺。很久……

  村子里傳出了妖怪娶親的消息。

  這樣過了很多年,聽說有一隊人馬去西天取經,即將經過這裡。

  “菩薩,非要如此嗎?"白衣黯然。

  “佛旨不可違,難道你不想讓他修成正果嗎?”

  “以後呢?”

  “沒有人知道以後的事,就算是菩薩,也只能猜到這個故事的開頭,猜不到結局。”

  唐僧敲着紫金缽:“噹噹噹噹噹噹~~~~”

  “師父,你又搞什麼飛機呀?”

  “很久沒有吃豬肉了。”

  “不會吧?老大,麻煩你有什麼話直說吧,俺受不了你這些啞迷了,回頭辦錯了,又要念咒,你存心想我死呀??”

  z哎呀,悟空不要犯嗔戒嘛~~~,其實也沒什麼事,你去這個村子里抓頭豬來吧。”

  高老莊

  “你是從哪兒來的猴子!這兒的豬全是我罩着的,你搞什麼?”

  “哈!你很了不起嗎?先生貴姓?”

  “死猴子,我打!"豬揮起耬地的耙子沖向了這個猴子。

  如果它能知道未來,那它就會扔下耙子快跑藏起來,也不會去與他打架。

  “敗了你還想跑?哈哈哈,快,跟我走。"猴子擰住了他的耳朵。

  “我不能跟你走,我還有老婆在家等我回家呢。”

  悟空死死的盯住這頭豬,老婆?會有人嫁給一頭豬?

  “老婆。”

  “豬!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看你髒的。"白衣姑娘跑到豬的身邊,意欲給他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

  “娘子,我可能得走了。”

  白衣手一哆嗦,這一天還是來了。

  “娘子,我不想走,那個猴子厲害的很,我。打不過他。”

  “來,換上這身乾淨的衣服,"白衣鎮定着。

  “娘子~~~"豬全身發抖,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娘子,我不想和你再分開!”

  “……”

  “死猴子,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我是不會跟你一起走的,我有家,我有老婆!”

  “哈哈哈,你回頭看看,你有家?你會有什麼家?"悟空大笑。

  豬忙回頭看去,只見白衣凄然望着他,手中持三尺青鋒,一回手,玉山傾倒難再扶,桃花遍地風吹去。一霎那間,只覺得天暈地轉,眼前之剩下一片紅色的,血……

  “師父,豬來了。"悟空虛空的聲音飄浮在空中。

  “豬啊,你來了?來了好啊,吃飯了嗎?”

  “師父,他暈死過去了,吃什麼飯哪?”

  悟空跌坐在青石上,望着天邊的晚霞:“西邊的太陽,就要,落山了……”

  豬群騷動着:“老大,老大,你走了,我們怎麼辦啊??”

  “孩兒們,咱們豬流血不流淚,哭什麼!不許哭!"八戒狠狠的抹去臉上的淚。

  “從今往後,所有的豬,從生到死都不許哭。”

  “老大,我們活着幹什麼呢?”“生,為了,死。"八戒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死,也要笑着死!”

  從此之後,豬就算是死了,也是微笑着。

  廣寒宮

  “菩薩,您既然網開一面,就請成全,我和天蓬是註定的。”

  “天意不可違,天蓬歸位凈壇使者,已成正果,你還不甘心嗎?”

  “菩薩,正果是什麼?”

  “無欲無求。”

  “一息尚存,不遺餘力。”

  “你別忘了,王母之命,我已經儘力化解了,你不能再往前一步了。我已成全了你們一世,就此,放手吧。”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你無關生死,難道你也不管天蓬的生死嗎?你知道佛祖門下的使者的死,是怎樣的。”

  “為什麼?菩薩,你即救我,為何讓我們兩界相隔,這就是結局嗎?”

  “我說過,就算是菩薩,也只猜得到故事的前半段,猜不中結局。”

  “如果我再往前一步呢?”

  “廣寒是你的精魂所化,你若魂飛魄散,銀砂傾向凡塵,到時候寸草不生,人畜無一生還。”

  “菩薩,你不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嗎?怎麼能這麼殘忍??”

  “你錯了,人世不存,佛道不再,屆時人佛共滅,煙消雲散。”

  “你迫我~”

  觀音沒有回頭,四周的風悠悠蕩蕩,遠遠的有天宮的笙樂傳來。

  網上

  “你好幾天沒來了,擺放銀砂累嗎?"凈壇急急的問。

  “還行。”

  “我教的辦法好吧?”

  “還行。”

  “你今天好像不太一樣?”

  “還行。”

  “怎麼了?”

  “沒事。”

  “不繼續說說你的故事嗎?"使者從腰間拿出自己一直貼身的白紗。

  “什麼故事?”

  “我覺得你說的故事是真的,很感人啊,我想知道結局。”

  “沒有人猜得出故事的結局。”

  “你也不知道嗎?”

  “沒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長相思,莫相忘。”

  “什麼?”

  “長相思,莫相忘!長相思,莫相忘!長相思,莫相忘!長相思,莫相忘!長相思,莫相忘!”

  南海紫竹院

  觀音正在閉幕養神。

  “菩薩!"凈壇使者倒地便拜。

  “凈壇使者來此何干?”

  “菩薩,我是誰?”

  “我本無我,空既是我。”

  “不,我不要空,我要記得我是誰!”

  “無便是有,有便是無。”

  “我是天蓬嗎?”

  ……

  凈壇滿臉是淚,一躍而起。

  我的娘子,為我而一退再退,而我卻如此懵懂,

  我的誓言呢?我的真心呢?

  什麼天庭?什麼使者?

  取得什麼經?念的什麼佛?

  你們這群騙子!!

  我的九尺釘耙還鋒利,我要反上天庭,打他個地覆天翻!??  

  “八戒,不得無禮!你以為你是誰?連當年的齊天大聖如今都恪守佛道,你能反得了天庭嗎??”

  “猴哥,我生來就是豬嗎?”

  “廢話!”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唐僧笑眯眯的從馬背上轉過身來。

  “不怎樣。"八戒只顧低頭拖着耙子。

  “靠!”

  “師父,拜託你可不可以少說粗話,我們這些妖怪都被你給帶壞了,回頭沒有MM要,你負責呀?”

  “哎~~大師兄二師兄,師父的教誨我們要認真領會才是啊,佛法博大精深,我們只有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才能達到取經的目的,取得真經啊~~"沙僧一臉的虔誠,望向茫茫的西去之路。

  倒~~~!??  

  “沙師弟~~"悟空堅持着從撲倒的師徒中抬起臉:“當年你也是捲簾大將,那琉璃盞根本就不是你打碎的,被貶下界,你冤不冤啊?”

  “師兄,領導說你錯了,沒有錯也是錯了,何況一個小小的琉璃盞,天下又不止我一個人冤枉,我只要在西行路上把琉璃盞的碎片拾全,還給王母娘娘,她一定會讓我重返天庭的。”  

  沙僧憧憬的望向天空。

  哇~~~~~~吐~~~~~

  唐僧一把奪過悟空的金箍棒,舉棒就打。

  悟空忙伸手攔住:“師父,不要犯了嗔戒,這樣會打壞我的金箍棒的,這是我的東東,麻煩您下回隨便用點別的什麼自己的東東去打,行嗎?”

  “好,觀音,你不管,我自己去找齊天大聖!”

  天蓬腳踩祥雲直衝向斗戰勝佛宮。

  斗戰勝佛端坐蓮花台。

  “齊天大聖~~~~!??"天蓬高聲斷喝。

  “……”

  “大聖,你為何不回答?你參的什麼佛?念的什麼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誰??”

  “誰是我?我是誰?需要知道嗎?”

  “齊天大聖,難道你忘了紫霞?”

  斗戰勝佛不為人知的一凜。

  “天蓬有難,大聖你就真的不聞不問嗎?”

  “早在我們踏上西行之路時,我已不是什麼齊天大聖,你也不是什麼天蓬,你錯了。”

  “我沒錯!是你錯!你真的忘的乾淨嗎?”

  斗佛緊閉雙目。

  前因

  唐僧被六耳悟空一棒打死。

  八戒大笑:“好好好!分行李!回家!哈哈哈,回——家——嘍——”

  笑着笑着,便哭倒在地。

  沙僧:“我得接着去揀琉璃盞的碎片,我得去~~”

  白龍女:“我跟隨我心愛的人至此,我不相信會是這個結局,八戒,保重,我要去救他。”

  八戒:“神經病,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歡他,你有本事就說呀,還變個白馬,累不累呀你。”

  白龍女凄然一笑:“你呢?你就能飛上廣寒,告訴嫦娥這頭豬就是天蓬嗎?”

  ……

  悟空將金箍棒舞的水潑不進,只見對面也是人影不見。

  這一戰是從未有過的累,彷彿對方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招數,根本無法靠近。

  這一戰,就彷彿是和自己交戰。

  當!兩武器碰撞在了一起,相持着。

  怎麼回事?金箍棒是萬年神鐵,能和它相持的,只有,它本身……

  ……

  一場廝殺之後,雙方都在喘息着,打量着對方,唯一的區別就是頭上的金箍。

  終於佛祖開金口,另外的一個悟空是六耳彌猴,也是自己應該在西行路上殺掉的最後一個妖魔。

  終於,手起棒落——滿殿的神佛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唐僧得救,沖他無力的笑了笑:“你狠!”

  “凈壇,我早在和六耳彌猴分離之時,就不再是什麼齊天大聖了,現在,我也只是佛祖腳下的一個看門狗,我。忘。的。干。凈。你走吧……”

  “你~~妄費了紫霞的一片痴心,原來你永遠都只是一個逃兵!"天蓬憤然甩掉臉上的淚"好,我雖然沒有你鬧天宮的本事,今天,拚死也要鬧他一鬧!”

  天蓬直登天庭,身後的佛依然緊閉雙眼,一滴淚,在眼角。低聲念:“紫霞已經不在了,她在哪裡只有我的心才知道。”

  早有千里眼順風耳通稟了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瞬時間,天庭混亂,人聲鼎沸。

  點了十萬天兵嚴陣以待,號角響徹了天宮的每一個角落。

  廣寒宮

  “嫦娥,這一戰,勝敗可想而知。"觀音伸手拿起了玉兔杵中的紅色藥丸。

  “我可以選擇嗎?”

  “當年齊天大聖大鬧天宮,死傷無數,如今,人間繁華,這一戰,必定生靈塗炭。”

  嫦娥雙淚長流:“我們可以選擇死嗎?人類可以死,我們為什麼不能死?”

  “我勸你早下決心,讓天蓬留的正果,你也可以永享安寧。”

  嫦娥仰天大笑,長袖起舞,頓時,飛沙走石,黯淡了月亮光華。

  天宮外,一場廝殺如箭在弦,突然,烏雲密布,廣寒和銀河失去了光輝,天庭里一片漆黑,陣腳大亂。

  “嫦娥?"天蓬詢問的望向天層,正猶豫間,自感被力所抓,離身而去。

  天庭解除了警報,王母冷笑:“一頭豬也想來鬧天宮,可笑至極。”

  太上老君忙上前:“王母請息怒,為給您壓驚,我已在宮中擺好金丹宴,王母請~~”

  “這怎麼好讓老君破費呢,還是我請我請吧~~”

  “王母說哪裡話,這可是老臣的榮幸啊~~”

  王母不再推辭,擺駕老君府。

  “觀音,你把我帶來南海乾什麼?我要去救嫦娥,救她出那個寒冷的廣寒宮!”  

  天蓬怒視着悠然的觀音菩薩,  

  “你不是要知道前因嗎,來,我來告訴你。"觀音一揮手,千里碧波化為陰陽鏡。

  遠處師徒四人和一匹白馬正在前行。

  “師父,餓。"八戒伸着豬嘴茫然的瞪着前方。

  “八戒呀,這一路上你說的最多的就是餓,你還知不知道別的?"唐僧從包袱中掏出一個蘋果,吃了起來。

  “你這隻豬就知道吃,自從你來了之後,除了吃你什麼也不知道,說你是笨豬你還真笨啊你!"悟空順手給了他一棒子。

  “別叫我笨豬。”

  “哈,不叫你笨豬叫你什麼?難道元帥呀?去!”

  “我不是笨豬。”

  “你這個笨豬還要我說多少遍,你是笨豬笨豬笨豬!!以後永遠都是笨豬~~~"悟空皺着眉頭,向前跑了幾步。

  “哎呀,師兄啊,二師兄他雖然是豬,但是笨還可以改嘛,改了就能聰明一點了,以後二師兄你每天要和我一起聞雞起舞,懸樑刺骨,認真讀書,才有光明美好的未來啊~~~~"紗僧一臉的嚮往。

  “滾!神經病!"唐僧和兩個徒弟大罵道。

  天蓬已經看不下去了,雙手捂住了臉,原來。原來。原來自己是一隻……豬!??  

  “王母貶你下界,命你生為豬身,永世為豬。我不可違命,只能命你西行取經,只盼你修成正果,了卻前緣,沒想到……"觀音背過身去。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天蓬望着水中映出的一張豬臉,倒退着。

  “不——可——能——"天蓬捂住臉狂奔出去。

  網上。

  “你好嗎?"八戒顫抖着發出了一句話。

  “你好啊。”

  “……”

  “你,有話要說嗎?”

  “是啊是啊。”

  “那就說吧。”

  八戒沉吟半餉。緩緩的發出放大了的紅字。

  “我愛你”

  “什麼??????"嫦娥勉強支撐着虛弱的身體,一句話等了這麼久,卻只有悲哀。

  “我——愛——你——"此時的八戒抑或凈壇或者天蓬,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能做些什麼了。

  “哈哈~~~”

  “好笑嗎?”

  “不好笑嗎?”

  “不好笑。”

  “你是誰?”

  “我?"八戒沉思着,良久:“我是豬。”

  “你是豬?哈哈!一頭豬?”

  “我是豬。”

  “一頭豬也配說愛嗎?"嫦娥強忍着刀割的心痛,從指尖敲出無情的文字。

  “我愛你。"八戒堅定的重新鍵入。

  “你以為你是誰呀?楚留香啊?每個女人都愛你?”

  “我只要。你愛我……”

  八戒飛快的敲着鍵盤,彷彿慢一步就會失去什麼。

  “你說過的,長相思,莫相忘,我回來了~~”

  “你說什麼?神話啊?真是不可理喻。”

  “你說過的,你也愛我,為仙,我們相守,為人,我們相依,為鬼,我們相愛,就算是化為灰燼,我們也在虛無中相伴。”

  “網上隨便說說的話你也信?”

  “我信,我愛你。”

  “你?你以為你是誰?你只是一頭豬而已!"要敲出這樣一句話,耗費了嫦娥所有的力量,  

  八戒張大了嘴,如同晴天霹靂,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一頭豬——而已———  

  明白了!??  

  廣寒

  八戒站定在嫦娥的面前,一言不發

  “有事嗎?有事說話,沒事就走吧。”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

  “網上的話,只是隨便說說嗎?”

  “不是嗎?”

  “是嗎?”

  “不是嗎?”

  “是嗎?”

  “別說了,你這麼強求就沒意思了,所謂的網戀,就是要在網上。”

  “……因為我是一頭豬嗎?”

  “是,"嫦娥狠狠的轉過身,隨風墜落了一滴眼淚。"你這隻豬,在網上沒人知道你是一頭豬,何必太執著呢。”

  八戒怔怔的望着在水晶地面上滑落的那滴淚珠。"我。懂。了。”

  兩個人如同就在昨天一樣,相對而立,相持着。

  金禪子:“不,我不去,你要去自己去,別煩我。”

  觀音:“師兄啊,你怎麼這麼和如來哥哥說話呀?你這樣,不怕,他打你嗎?”

  如來:“越說越不像話了,觀音姐姐,你怎麼跟他學壞了。”

  金禪子:“學什麼學,是你教的~~~~~  

  ”

  觀音:“不會吧?明明是~~”

  如來:“又跑題了!金禪子!你去,該你了,那是你徒弟。”

  金禪子:“徒弟個頭啊,人家好好的變成豬,你還救他,不如讓他死了好。

  如來:“我有什麼辦法,王母的面子嘛,還是要給一點的。別廢話,該你了,不然,你請我們吃飯,我們就再討論討論。”

  金禪子:“算了吧你,我這個窮佛,請不起你了。他們兩個人也不眠不休的站了三年了,真行,可以申請菩薩屆記錄了。”

  觀音:“對呀,我們今年還沒申報呢,你說呢如來哥哥,不如~~”

  如來:“停,金禪子,你快去吧,解決之後,我請你,行了吧?”

  金禪子:“兩位。辛苦了。”

  八戒:“師傅?”

  金禪子:“我平時怎麼教的你,怎麼這麼笨啊你,上網上瘋了你~~”

  八戒:“我不甘心~~”

  金禪子:“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你學人家有什麼追求呀你,有意思嗎?”

  八戒低下頭,雙淚長流。

  金禪子:“還有你啊,嫦娥,這麼點事情都搞不定,還網什麼戀啊,大家都找上門來,你都認啊?神仙做成你這個樣子,還有什麼搞頭?”

  嫦娥:“金禪子,我已經努力了,起碼,不流淚了。”

  金禪子沉吟半餉:“動手吧,沒有時間了。”

  八戒猛抬頭驚道:“動手?”

  金禪子伸手抓住了八戒的衣領,騰雲而起,徑直向宮外而去。

  八戒沒有反抗,木然隨金禪子而去。

  “等一等~"嫦娥追隨到宮門口。

  八戒抬眼望向嫦娥。

  只見嫦娥輕舒長袖,撲向八戒,八戒不覺輕擁她入懷。迷亂間只覺得嫦娥將一粒藥丸塞進了八戒的嘴裡。

  嫦娥:“吃了這粒葯,你就會沒有憂愁了。”

  八戒定定的望着嫦娥,彷彿要把這一刻刻進自己的腦海里,心裡。

  嫦娥一字一頓:“我愛你。如果我可以愛你,那麼前生我愛你,我們只要靜靜的相守,就夠了;如果我可以愛你,那麼來世我仍然愛你,我們只要默默的相依,就夠了;  

  我愛你,不會因為你是神愛你或不愛你;我愛你,就不會因為你是一頭豬愛你或者不愛你~~~你聽的懂嗎?你能明白嗎?這一粒是忘憂草,你吃了之後,就會永遠的忘記我,忘記的比刻骨銘心的要幸福的多,不是嗎?”

  金禪子捅了捅八戒:“這位姐姐是誰呀?”

  八戒獃獃的回答:“是啊,是誰呢?這位姐姐,怎麼稱呼?”

  嫦娥微微笑着:“我是我呀,稱呼什麼,乖乖回去玩兒吧。”

  八戒也傻傻的笑:“好啊姐姐,我回去了,886。”

  八戒歡天喜地的向外跑去:“小嘛小兒郎~~背着那炸彈上學堂~~”

  出了廣寒宮門,八戒一低頭吐出了一粒紅色的藥丸,緊緊的攥在手中,忍受着撕心的疼痛,久久不能言語。

  金禪子:“痛嗎?苦嗎?”

  八戒:“苦成了習慣就不苦了。師傅,我。懂。了。"八戒用手在臉上胡亂的抹了一下,擦落了眼淚,笑了笑:“你看,我笑呢。”

  悟空從柱子后閃過:“哈哈哈,笑着哭的兩行淚,別影響咱們神仙的形象~”

  八戒上前抓住悟空的手腕:“……”

  金禪子:“走吧,沒想到取經之後這麼多年了,你才悟了,不過呢,也算是悟了。”

  八戒:“師傅,還有路可以走嗎?”

  悟空:“死都不行,還有什麼路,所以教你騰雲嘛,你還真是~~~~”

  八戒:“別叫我豬,我連豬也不是了,我是什麼?我本無我。”

  金禪子和悟空盯着八戒看了半天:“喝酒去吧,難不成酒也喝不醉嗎?”

  夕陽西下,雲路上拖着三條長長的影子,  

  海邊。

  男孩子迷惘的瞪着眼前這位白衣的少女。

  雖然只有十歲左右,卻已經出落得清麗脫俗,白衣服也就只有她才能穿出這份別緻吧。

  白衣少女歪着頭微微笑着看着他。

  “你是誰呀?”

  “我是我呀。”

  “我認識你嗎?”

  “認識嗎?”

  ……

  如來用慧眼望了望在蓮花台上打坐的觀音。

  觀音忙走下蓮台:“如來哥哥,對不起啊,我沒想到這一回還是沒有人肯把那粒藥丸吃下去。”

  如來:“觀音姐姐,我早就料到了,從有這丸藥以來,也不知斬斷了多少恨海情天,都沒有肯吃下這粒藥丸的,這,也是天意吧。”

  觀音:“可是。留下了這一段痴言亂語在人間,又不知生出多少恩恩怨怨。”

  如來搖了搖佛手。

  金禪子打了個哈欠:“觀音姐姐,拜託,人家正睡午覺呢。不留點恩怨,我們這些神仙菩薩還有什麼市場啊?”

  如來笑到:“也好也好,沒有前因,哪來後果,留下前因,以後才有的講嘛~~~”

  哈哈哈,故事講到這裡,本來也沒什麼可說的了,只不過心裏面還有點痛,不過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愛也好,不愛也好,都無所謂了;只不過時間還在悠悠的過,不過隨便過一過,也就過了,生也罷,死也罷,其實割捨不下的也就是這份感覺了;只不過還有很長的路不得不走,不過跟着命運的安排,也不得不走了,笑也好,哭也好,其實這個故事也就是個故事而已,你覺得怎樣就怎樣吧,天本無情,是你自己想的多了吧?!

  附:故事寫到該結尾的時候,我怎麼也動不了鍵盤,所以停了很久,今天終於把它寫完了,其實也是草草結尾,只不過是有感於命運的弄人。寫到最後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字全變成了紅色,而且改不回去了,可能是word沒學好吧?

  -------------------------------------------------------------------------------- 

您正在瀏覽: 八戒傳3000字作文
作文點評
八戒傳3000字 暫無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