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學作文 > 六年級作文 > 琴殤(二十三) 3000字作文 ( 手機版 )

琴殤(二十三)_3000字

分類:六年級作文  字數:3000字  編輯:得得9

  

第二十三集   秘密會議——較量

一張飄浮在空中的桌子旁邊,坐着四個人。房間全封閉,連窗戶也不開,以光明教師法西發出的光芒維持明亮。

秘密會議。那四個人就是院長、法西、白須老人以及站在他身後的年輕人。

“那個慕容傑天是什麼來歷?”白須老人問。就算現在你站在他旁邊,也聽不見他在說什麼。無聲的怒吼,這種技能的效果就是只讓自己指定的人聽到聲音。現在,他指定的人就是院長。

院長雖然聽到了他的話,但由於語言問題,不好說話。便對法西一揚頭,示意他回答。

法西會意,從書櫃里吸出一本厚厚的書,他手指一點,書便翻到了他想要的那一頁。他查着查着,眉頭緊皺起來。他合起書,抬起頭說:“奇怪啊。神音系的學員資料這裡只有他的姓名,師派。”“哦?是嗎?那麼,他的師派是哪裡?”白須老人捋鬍鬚的手頓了頓,接着問道。法西只好再翻開書,享受“塵土淋浴”。

“查到了,是蜀山!”“原來是蜀山的弟子,但蜀山單修武,他為何在魔法上也有所精通呢?”院長剛才終於會講普通話了,此時插嘴道:“說不定他在拜師蜀山之前還修習過魔法呢。”“嗯,有可能。但魔武雙修的人,通常實力都不太強,他怎能一下擊退這麼多人?”“哼,剛才那群人全是一些垃圾,收拾這些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年輕人一臉傲氣的說。“清風,不得胡言。”白須老人呵斥了年輕人一句,然後對院長說:“我這個義子岳清風仗着武功高強,目中無人,還請多多包涵。”說是道歉,但言語中仍然帶着一種輕蔑的意思。院長乾笑了幾聲:“哪裡哪裡。”沒想到那被稱為岳清風的年輕人還不罷休:“什麼魔武雙修,跟我打起來,我讓他在十個回合內倒在地上!”

院長也想挽回一點局面,便說:“這樣吧,休假完以後,讓他們兩個在全院師生面前較量一番,就當是讓我們見識一下令子的武功吧。”白須老人還沒發話,岳清風把湛盧劍拍在桌上:“好!如果我輸了,我給他一本玄階中級的功法!”“清風!你說什麼!”“義父,您就放心吧,就憑他那點三腳貓的功夫,不可能贏我。”白須老人嘆了口氣,說:“好吧。”

鏡頭轉向慕容傑天這邊,他從煉神台回來以後,就一直在寢室里忙。除了吃喝拉撒睡,他都在裡面“叮叮噹噹”個不停,蘇拉有一次好不容易獲得進去的權利,他在看了一眼后便慘叫一聲。

房間里堆滿了破銅爛鐵啊、鎚子啊、雕刻刀啊什麼的,擺滿了一房間,搞得房間全是灰濛濛的,連蘇拉的床也不能倖免,好像鬼子來掃蕩過一樣——好像也不至於這樣吧?蘇拉想:看來這幾天我只能睡地板了。但房間里有一塊“聖地”,那裡一點灰塵都沒有。那便是以慕容傑天的床為中心,方圓五毫米的區域。

第十天,裡面的“叮叮噹噹”聲終於消失了,這幾天靠吃方便麵填肚子的蘇拉猶如打了興奮劑一般“咚”跳起來,(因為廚房也在卧室里)大呼着“解放了”向房內衝去,剛好和出來的慕容傑天撞在一起,慕容傑天激動地拿起手中的東西給蘇拉看,蘇拉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柄鐵做的斧頭。這斧頭,砍在人身上,傷害力還真是不小。蘇拉問:“你不會是明天的選拔賽用這個吧?”“你白痴啊。現在每天晚上,我都覺得缺了一件事情,但一直想不出來是什麼。直到那天回來后,我才知道了,那就是:數錢!啊!那手指摩擦鈔票的‘沙沙’聲,是多麼的悅耳。不跟你說了,我到拍賣會去了。”

慕容傑天把鐵斧寄放在了拍賣會,三天後來取錢。一切安定好以後。他興沖沖回了寢室,啪的一聲關上門,又把尾隨其後的蘇拉晾在門外。令蘇拉頭痛的是,慕容傑天還上了鎖,要知道,寢室房間的鑰匙可是很隱秘的,後來,蘇拉終於在垃圾桶的一個破洞里找到鑰匙,才得以睡在安穩的床上。

清晨。

“今天的選拔賽,除了常規的挑戰外,我們還要觀看一場決鬥,是神音系慕容傑天對戰音王一階岳清風。”院長的聲音。

在一大堆小貓小狗的挑戰和被挑戰後,本場選拔賽的重點——慕容傑天對戰岳清風終於要開始了。

慕容傑天拖着一個箱子走上台,把箱子放在一角,打開箱子,裡面放滿了兵器,慕容傑天左挑挑,右選選。(其實就是想顯擺)終於把精鋼長劍拿了出來,衝著岳清風露出一個很欠扁的笑容,岳清風可不管他,一按綳簧,嗖,湛盧劍出鞘!湛盧劍向慕容傑天疾刺而去,岳清風向前滑動,在中途抓住湛盧劍,速度又快了幾分。慕容傑天見來勢兇猛,仍不忘幽默一下,把武器全部倒出,舉起箱子樂呵呵擋住了攻擊,岳清風劍一搖,箱子被刺得粉碎。慕容傑天很心疼的樣子:“有沒有人性啊,這箱子值不少錢呢。你可得賠我。”岳清風輕笑一聲,把劍往上一扔,大喝:“御劍術!”湛盧瞬間分出千萬把幻劍,一起朝慕容傑天刺去,只聽遠方一陣“啊啊啊啊”的聲音,岳清風得意的一笑。“嘿!恭喜。”“謝謝。什麼!”岳清風跳開來,“你沒死?”“對啊,我用分身不行啊。”慕容傑天嘻嘻哈哈的說。“你怎麼不攻擊?”岳清風看着一直躲避他的劍的慕容傑天,問道。慕容傑天笑而不語。抄起春雷琴,一撥弦,場上的兵器全部浮到空中,矛頭對準——岳清風。慕容傑天又撥了一根弦,充滿攻擊的聲音響起,兵器全部向岳清風攻去,岳清風用劍尖指着飛來的兵器:“阿西咚里卡布納多姆!”劍尖發出光芒,範圍在一點點擴大,最後把兵器全部籠罩在其中。“卡西特勒八提,攻!”兵器在白光中被全部摧毀。場下一片掌聲,岳清風得意地看了慕容傑天一眼,意思是:就這點本事?慕容傑天又很欠扁的一笑,然後臉上頓顯凶神惡煞狀,雙手瘋狂在琴弦上撥動,過一會才彈起了曲子《戰舞》:“你看到我就怕,頭皮發麻……”把岳清風唱得頭昏腦脹,他定一定神,劍尖指着慕容傑天:“古塔姆,停止!”慕容傑天正唱得起勁,忽然被阻止了。他很憤怒的樣子,把春雷琴往場外一扔。(其實又用內力把它催了回來。)拔出精鋼長劍,大吼一聲:“八哥壓路!兄弟們,沖啊!”他揮舞着長劍向岳清風衝去,月清風隨便手指一點,便立起一個結界。慕容傑天的劍“咚”進去,又“咚”出來。他來回“咚咚”了好多次,讓人覺得像個白痴。岳清風也是饒有興趣地看着他的劍“咚”進“咚”出。“咚”了大約有幾十次后,慕容傑天忽然像中邪一樣停住了。他嘿嘿一笑,又把琴技轉化為劍技,隨着他戰氣的輸出,劍身上銀白色的光波越來越明顯。“刺陽!”劍帶着光向結界刺去,此時的距離幾乎是零,刺陽的威力發揮到極限,“轟”的一聲,結界碎裂,岳清風也受餘波影響,後退了幾步。

“看來我低估了你。”岳清風擦着劍,緩緩說道。“那是。”

“但是,再快也是音魔。”說完,岳清風展開戰氣翼,飛上天空。音王獨有的氣息在他身上波動。“迴旋刃!”一彎巨大的光刀向慕容傑天襲來,慕容傑天仰天躲過,不料那迴旋刃從後面再次攻擊,慕容傑天被打上天空,方向正是岳清風。而岳清風,早已準備好了一個能量球,等他飛到最近,就以這青級的力量摧毀他。但他錯了,因為,慕容傑天也會飛。

已經是射程內了,岳清風開始準備發射。不料就在他發射的前一秒,慕容傑天張開了龍之翼,飛到了他的上面,能量球打在場地的防護網上,防護網上的電流居然被毀滅。

岳清風已經知道慕容傑天的位置,他已經無暇顧及慕容傑天為什麼會飛。他想逃,但由於能量球的副作用,他不能動彈。慕容傑天則慢慢地聚集劍氣、劍波。到了岳清風能自由活動的前一秒,岳清風已經認為他可以走。但劍,就在前一秒刺進身體。“龍——刃——怒——斬!”劍綻放出耀眼金光,比上次刺許嵩時還要勝上幾分。岳清風狂吐幾口血,撞在防護網上,又遭受到電流,滑了下來,昏了過去。慕容傑天走過去,抓起他,往場外拖去。

觀看席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無一不帶着一種驚訝。院長激動的鬍鬚亂顫。白須老人極力想平定下來,但還是沒有成功。他顫悠悠地說:“他……那個音魔五階的慕容傑天……贏了。”

您正在瀏覽: 琴殤(二十三)3000字作文
作文點評
琴殤(二十三)3000字 暫無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