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筒

手機:M版  分類:歲月隨筆  編輯:得得9

  筆 筒

  在我案頭放着一尊青銅圓柱型筆筒,裡面插滿了各種類型和各種顏色的筆,它在酷暑隆冬苦苦地伴着我,它是我人生精神家園和創作的動力。

  這筆筒的歷史說來話長。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在徐州某部任連隊副指導員,負責連隊的文化宣傳工作。有年春節,部隊和地方聯合排演文藝節目,開展擁政愛民和擁軍優屬娛樂活動。連隊要排演一個柳琴戲——“軍民魚水情。”當時正缺一把板胡,便向當地宣傳隊求援,他們很快送來一把板胡。文藝匯演時,“軍民魚水情”被全場觀眾喝彩,從此,這板胡也就成了連隊的紀念品。因為這板胡底部的“琴筒”是用蟒皮纏裹在青銅筒子上,所以發出的聲音青脆悅耳,很受聽眾歡迎。連隊文藝宣傳隊有一個來自地方文藝宣傳隊的戰士,說拉彈唱是好手。演出時,一直由他操板胡演奏。後來部隊移防到了內蒙,這板胡也就隨連隊到了內蒙大草原。廣闊的內蒙大草原上有奔騰的駿馬,也有馬頭琴手的歌,連隊的板胡與當地樂器合奏,在軍民聯歡晚會上飛揚着激越嘹亮的歌聲。

  後來部隊戰備緊張,移防拉練頻繁。有一次連隊文藝宣傳隊攜板胡隨部隊行動,板胡的弦全折斷了,只剩下板胡的“琴筒”,大家都很傷心,帶回來珍藏在連隊儲藏室。

  我轉業時,戰士含淚圍着我,硬要送我一件紀念品,那便是板胡上的蟒皮青銅“琴筒”。我帶到地方,把它改成筆筒,放在案頭,一直陪伴着我。

  我改裝的筆筒並不高雅,近乎粗陋寡俗,但我卻視為珍寶,有好友饋贈各種筆筒,均被我一一謝絕,我不能沒有它。有一次,一個收廢品的人一眼看上了它,要用高價收買,我忙把它摟在懷裡。

  青銅筆筒矗立在我的案頭,蓄滿了我的情懷,常激起我美好的回憶,連隊的歌聲,戰友的臉龐……一起回到了我的身邊。

  獨燈長明,夜讀筆耕,我從筆筒抽出一隻只不同顏色的筆,並隨着它奏出的恬靜、悠揚的音響,思潮滾滾,靈感大發,筆端流瀉出諸多妙文華章。

  隨着歲月的流逝,筆筒上的蟒皮開始脫落,青銅生出綠色霉銹,但愈發顯出凝重沉實。我離不開它,它要奏着清脆的弦音,陪伴我終生。

您正在瀏覽: 筆筒
網友評論
筆筒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