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雜文隨筆 > 雜文 > 蝦之偶評

蝦之偶評

手機:M版  分類:雜文  編輯:得得9

  蝦之偶評

  蝦,可以算是海鮮了。有人把蝦列作八大海鮮之一,肯定是指海蝦。但是河蝦味道也十分地鮮美,把河蝦列入海鮮,也算沒有辜負河蝦榮冠海鮮的美名。

  蝦也賤得可以。在老百姓那裡從來是這樣的。不過到了王公貴族那裡,蝦倒是貴不可言的。

  老百姓常說:打魚摸蝦,不能發家;逮魚摸蝦,誤了莊稼,都是說蝦這東西賤,搗鼓蝦這種賎物,脫不了貧發不了財的。雖然買賣人把蝦仁叫做金鉤,估計也只是想抬高蝦的身價。

  小蝦也的確可憐,有諺語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子,蝦子吃泥巴。蝦處於生物鏈的低端,其弱勢地位可見。四川一帶方言說某人是“蝦子”,就是說人膽小、怯弱,力量微小,不值一提。更有就人是“蝦皮”,更是含有謾罵、蔑視的意思。

  說蝦小而賤,也不盡然。海里有大蝦,大得把蝦塞進了龍的家族。蝦中之龍,自然貴不可言了。今天,要品嘗一下龍蝦,那可是要大把的花銀子的。

  河蝦好吃,味道很鮮,營養豐富,多吃不厭。河蝦好看,蝦體透明,百姿百態,耐看生憐。蝦是值得玩賞的。事實上,蝦趣是許多文人雅士的追求。宋人有“老夫呤罷無餘事,春雨池塘釣草蝦”的蝦趣,齊白石有大量詠蝦圖描繪蝦趣的佳作。

  蝦的名貴,還真的不在食之有味,賞之有趣,更在用蝦須編織成的用來給珍藏書畫寶卷的“蝦須簾”。鄧之誠《骨董瑣記》考證“寶箋所藏手卷,啟匣有小簾,卷之細滑微黃,雲是蝦須簾能辟蟲。”(引清人沈初《西清筆記》)。《分甘余話》第121條“蝦須簾”下有云:“簾名蝦須,綺,海中大蝦也,長二三丈,游則堅其須,須長數尺,可為簾,故以為名。”紅樓夢中的小姐有這種名貴器物。

  今天老伴花23元買河蝦四兩,做清水白酌蝦品嘗。如是有記。

  2013-9-9

您正在瀏覽: 蝦之偶評
網友評論
蝦之偶評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