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趣

手機:M版  分類:雜文  編輯:pp958

  跌跌撞撞二十年,一如春水向東流。

  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比起長命百歲的人來說長,比起英年早逝 的短。

  這二十年,有過許多回憶,有開心的,也有苦悶的,有激揚的,也有沉寂的。雖已過去,但還是偶爾想起,於是想記錄一下。

  我的小學初中都是在新學度過,新學只是一個小的鄉。那裡還算民風淳樸,山水怡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我的很多思想,習慣,眼界,都來源於此。我不說好喜歡那個地方,好愛那裡的人們,只是有時從千里之外回去,會感到一份歸屬感,原來我是有根的人。

  童年是天真爛漫的,可以玩許多有趣的遊戲,捉迷藏,滾鐵環,下田摸魚捉蟹,上山爬樹辦家家,烤胡豆,吃野味貝殼,在家看動畫片,玩悠悠球,玩彈弓,玩彈珠。

  從小爸媽出去奔波,由爺爺奶奶拉扯。爺爺奶奶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面朝黃土背朝天。周六周日他們出去幹活,我和堂弟在家玩。那時的爺爺還是一個很嚴厲的人,不許我和弟和村裡其他愛玩的人玩,怕我們學壞。所以初中看了一些堂姐給我的書。

  初中一畢業,考到中心中學讀高中,這裡有過許多美好的記憶。我那時不愛學習,由於第一次離家遠點,所以玩瘋了。學校後面有一個河畔,沒事的時候就和朋友去那裡溜達,那裡有很大塊的鵝卵石,有波光粼粼的河水,以及期期艾艾的青草。反正景色好,玩得也很快活。

  高一的時候,喜歡玩世不恭,學着風流倜儻。幾個好朋友都比較有思想。我受他們影響比較大。高一由於不認真學習,所以空餘時間比較多。於是學了書法,學了散打,快快樂樂玩了一年。

  十六歲,屬於我人生一次重大的轉折點吧。

  於是我搬出了學校寢室,搬到校外居住。租的是堂姐以前租過的房間。這裡的房東有些怪,三樓只租給女生,也許是堂姐的緣故,還是看我比較老實,所以破例租給我。高二高三基本和一群女生共在一個屋檐下生活,所以我的性格比較細膩。

  高三面對高考,好像成熟不少。學着思考一些問題。由於成績不好,想着高考完了就去打工,但想到父母,也很矛盾,於是在最後一個月,瘋狂起來,不過還是剛好過一專線。填志願,人家又沒錄取。

  不知是意外還是巧合,我選擇了復讀。在縣裡最好的高中上學,壓力山大。奮鬥半學期,下學期玩,最後考了個三本。覺得不值得,可是沒辦法,填志願鬼使神差的填到了東北,我的家可在西南。太遠啦。

  跟隨命運的腳步,來到東北,學習快一年了,原來發現大學真是一文不值。感覺被騙,無所依偎。唯一值得慰藉的是雪景挺漂亮,圖書館里有書。

  朋友說,人生還有幾個二十年,我想在接下來的歲月里,有值得我記錄的記憶。

憶趣 範文推薦:

  • ·憶趣
  • 您正在瀏覽: 憶趣
    網友評論
    憶趣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