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演講稿 > 公眾演講 > 新農村建設演講稿

新農村建設演講稿

手機:M版  分類:公眾演講  編輯:得得9

新農村建設演講稿 標籤:新農村 演講稿 公眾演講

  現在新農村建設是一個大的熱門,和財富有密切的關係,我就把我們自己的體會跟大家探討一下。去年提出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到今年的3月份兩會都提出來,新農村建設作為全黨重大歷史任務,大家的壓力一定很大,我們回答,恰恰相反我們的壓力小多了,為什麼呢?因為新農村建設成為全黨全國的共識,在兩會期間幾千名代表委員從不同的角度和專業、不同的領域談新農村建設,從報上、電視上、文章很多,幾千名中國的高層專家都在談新農村建設和不同的角度,而且談得非常具體和深入翔實,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搞農村研究壓力就小多了,有這麼多同志在提。

  新農村建設在很多情況下,似乎社會主義新農村好像在一個晚上一個早晨就會出現似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是長期的、艱苦的、偉大的歷史任務,它需要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艱苦努力。對社會主義建設長期性、艱巨性和複雜性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農村工作一號文件經常在談,農村工作“三農”問題已經取得很大的成績,但是深層次的制約農業農村發展的深層次的矛盾並沒有解決,農業農村農民問題還是處在艱難的爬坡階段,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還是處在艱難的爬坡階段,而且有一些制約農業農村發展深層次的矛盾或沒有得到解決。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怎樣通過深化改革促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

  應該提到2005年是中國的改革年,有的同志說可以說中國改革回顧年或者中國改革反思年。在2005年我們有一個重大的改革措施,在農村領域取消了農業稅。溫家寶總理在兩會上講,2006年開始在全國徹底取消農業稅,標誌着在我國實行長達2600年的古老稅種從此退出歷史舞台,這是具有劃時代重大意義的改革,這個改革確確實實是一個重大的改革。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取消農業稅只是稅費改革邁出的第一步,取消農業稅之後面臨的任務更重,挑戰更嚴峻,取消農業稅之後,以農村稅費改革委中心的農村綜合配套改革,否則的話,取消農業稅的成果很可能付之東流。

  取消農業稅確實惠農利農的巨大籌措,由此引發和凸現一些問題和矛盾,有些新的問題新的矛盾引發,原來不明顯的問題矛盾凸現出來。農業稅一共三四百億,占整個稅收裡邊占很小的收入,但是農業稅本身的取消標誌着什麼呢?關鍵的問題不是農業稅,而是和農業稅聯繫在一起的搭車收費村提留、鄉統籌加在農民上的負擔,這部分負擔到底有多少呢?一是國家稅務總局曾經做了一個估算,財政部門有關一個估算,最保守的估算,連農業稅加上村提留鄉統籌加起來最保守1500到1700億,取消農業稅本關鍵和農業稅捆綁在一起村提留鄉統籌搭車收費是大頭。把這個都取消了,就取消了我們現在所說的搭車收費的平台,有些矛盾就凸現出來了。溫總理在今年兩會講,2006年中央取消農業稅之後,中央對地方的財稅支付780億,地方配套的轉移支付250億,加起來1030億,需小農業稅本身如果說農業稅加上搭車收費遠遠超過1500億甚至到1700,這樣的話1030億的轉移支付和最保守估計1500億還有一個缺口,這部分錢怎麼辦?如果說這個缺口不通過深化改革,不通過其他措施彌補的話,存在很多的問題。

  另外,取消農業稅之前,鄉鎮和村這幾級有很沉重的債務負擔,退養這個數字也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農民的負擔是多少,究竟有多少,誰也說不清楚,農民負擔是一個無底洞。農民負擔現在沒有一個準確的數。農村到鄉鎮到村的債務也同樣沒有一個非常準確的數字,有的說三千多億,有的說現在已經六千多億甚至七千多億等等,這部分債務怎麼來的呢?都是多少年積累下來的。包括九十年代之後我們搞的鄉鎮企業,村村點火、鄉鄉冒煙,不換思想就換人,當時盲目決策的情況下,有很多的鄉鎮企業搞起來,搞完經營部善,負債纍纍。消滅土牌子,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很多地方借錢搞農村的校舍,校舍搞起來有的學校合併,很多是欠的債。前幾年在農村清理整頓又欠下一筆債,包括地方幹部,基層幹部為了完成上層的稅收和攤派的任務,借錢完成稅收和債務,這些債務也是非常沉重的負擔。取消農業稅之後,債務擺在這兒,怎麼辦? 本新聞共5頁,當前在第1頁12345

您正在瀏覽: 新農村建設演講稿
網友評論
新農村建設演講稿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