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初中作文 > 初二作文 > 幻世(八) 4315字作文 ( 手機版 )

幻世(八)_4315字

分類:初二作文  字數:4315字  編輯:得得9

幻世(八) 標籤:議論文作文 初中作文 初二作文

  不遠處的集市,遊人如織,喧鬧聲盈耳,紅男綠女,雙雙對對。   那些擺在街市當中的煙花一個個爆開。人群在焰火周圍形成一個包圍圈,一個個抬頭仰望着輝煌燦爛的夜空,爆發出陣陣快樂的歡呼。   “你看你看!”彷彿受了感染,青衣女孩突然歡躍的叫了起來,揚起頭,故意不去看樓下包圍的鐵桶也似的武林人士,拉起他的手看向天上。   邀月樓離煙火很近,仰頭看時,這些美麗的花朵從天空的某一點散開,朝他們籠罩下來,就像是一場奇異的流星雨。   焰火在他們身邊爆炸,伴隨着從天空飄落下來的灰燼,像一片片飄忽的雪花。   雪是死去的雨,而這灰燼……則是煙花的屍體吧?   “抱緊我,少淵。”在繽紛的光與影中,她忽然顫抖着將身子偎進了他懷裡,彷佛怕冷似的央求。他心下一顫,伸手將她攬入懷中,忽然,低頭吻住了她冰冷的唇。   樓下,監視着的人中一陣不安。   “真的是瘋了。”謝青雲鐵青着臉,再次摧動了蠱蟲。   然而,高樓上的一對戀人並無反應。青衣女子的臉上,一直是幸福而醉人的微笑。   許久許久,他們才戀戀不捨的分開,喘息着,看着對方,發現彼此身上、頭上落滿了片片灰燼。幽草伸手拂去他白衣上的灰燼,看着它化為簌簌的細屑,從手指間落下。   萬人仰望時刻的滿天絢爛,而轉瞬掬捧時卻是空無一物。   不再去想下一個瞬間會怎樣,驀然,她對他笑了。   “少淵……好冷。你替我去找件衣服。”她咬緊了咀唇,又哆嗦了一下,哀求似的看他。他撫摩了一下她漆黑的髮絲,放下手中的劍,回身從走進房間。   忽然,直覺到什麼似的,他驀然回頭——餘光里,只看見雪亮的劍光一閃,鮮血從青衣上飛濺開來!   “幽草!幽草!”近乎於瘋狂的,他回身撲了過去,然而,只聽見“叮”的一聲,冰雪切掉落在樓面上,一襲青衣輕飄飄的,從高樓上墜了下去。   風中的青色衣裾,宛如一個墜落在深淵裡的迷夢,永不再醒。   天空中,正有一個煙花綻放開來,五彩繽紛的,映的天空一片絢爛。   他的手只抓住了空氣。   “少淵,我要去姐姐那裡了……”   “這個世上,以後再也不會有什麼,能夠困住你。”   “幽草!幽草!”   樓下圍觀的人群中,穿着嫁衣的女子驚呼了起來,淚流滿面——她身邊的新郎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制止住她要衝過去的企圖。   “閣主……她死了。”左琴護法看着跌落到地面的女子屍體,低聲回復,聲音里,忽然有壓抑不住的恐懼和顫抖,“閣主——她,她死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風中,忽然有人嘆息。   所有人,看着由半空墜落的女子,心裡都有忽然莫名而來的寒意!   “哈哈哈哈哈哈!”   高樓上,陡然爆發出了駭人的大笑!那樣凄厲而瘋狂的笑聲,竟似九冥傳來。   “瘋子!一群瘋子!……哈哈哈哈,天下人負我,我殺天下人!”   如果還有一個人相信我,那麼我就不會瘋……絢爛的煙花從天空四散而落,眾人仰頭觀望時,忽然看見那一朵美麗的花里,有最燦爛的光芒閃現——一瞬間,漫天的煙花都為之黯然!   “舉世皆濁我獨清,舉世皆醉我獨醒!哈哈哈哈!”   劍光橫空而氣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凌厲之極的殺氣,然而,那樣奪目絢麗的劍光,居然讓所有人在片刻之間都神為之一奪!   白衣披髮的瘦削年輕人,從高樓上一掠而下,仰頭大笑,高歌而行,在他的眼睛里,沒有憤怒,也沒有喜悅,而完完全全只是——瘋狂!   在落到地上時,如同鬼魅般的,他伸足在琴劍兩位失神的鼎劍閣護法頭上一點,只聽“嗑啦嗑啦”兩聲脆響,頭顱在腳下裂開,竟被活生生踩的陷進了雙肩中!   周圍的人,一時間竟驚得鴉雀無聲。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清亮而凄厲的歌聲,恍如銀河天流,划落人間。在狂歌長笑中,雪亮的劍光如同風一般,直刺人群中的鼎劍閣主謝青雲!   “瘋了……他,他真的瘋了。”蒼白着臉,鼎劍閣主喃喃自語。   看着如閃電般逼近的人,他一時間竟然被對方的鬥氣和殺氣完全壓住,捏了劍訣,卻居然來不及拔劍!   “爹!”   在這一瞬間,二公子忽然撲了上去,擋在了父親面前,嘶聲大呼:“大哥,你住手!”   “哈哈哈哈……”御劍凌空的白衣公子仰頭大笑,劍光如同流星般一掠而過,穿過少卿的胸口,刺入了後面謝青雲的身上!   那一劍之力連殺兩人後仍是不竭,竟然逼得兩人的身體往後急飛,重重撞上了邀月樓下的照壁,“奪”的一聲,牢牢凌空釘在了上面!   “大……哥?”   劍上,少卿的身體抽搐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着他,輕聲問:“你……難道真的瘋了?”他的眼睛里,忽然有些微的安然,又有些微的悲傷。   “他瘋了!他真的瘋了!大家快把他殺了!”   後面,還在掙扎的鼎劍閣主,忽然心膽俱裂的大喊,拚命當空舞動着手腳,形態可怖。   “哈哈哈哈!殺了……都殺了!”看着被刺穿在劍上的父親和弟弟,劍妖公子忽然大笑起來,詭異而瘋狂,忽然,抽劍,讓兩個人跌落在地上,大笑着,長吟:“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澆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長笑中,回手一劍,削掉了謝青雲的半邊頭顱!   然後,他揮劍,殺向了周圍的武林人士,一時間,血色如同煙花一般,在地面上四處散開,美麗如霧。那一剎間,即使是天上的煙花,都因為地面上血花的魅惑而驚心失色。   “施主住手……”   在冰雪切一次次揮落時,劍妖公子忽然頓了一下。   血紅色的眸子里,映照出了一個站出來,擋在所有人面前的灰衣老僧。   “快樂痛苦皆無住,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昨日種種宛如昨日死,施主切不可執着於殺戮,以免墮入修羅道中。”   他卻只是大笑,手中的長劍,風一般的刺向合十而立的老僧。 

 ACT-11-梵音   彷彿一夜之間,武林整個天翻地覆。   鼎劍閣謝家整個垮了,老閣主被殺,二公子重傷致殘,而傳說中瘋癲的大公子,卻被少林空性大師帶上了嵩山。   後來,又有人出來闢謠,說:那個劍妖公子,的確沒有瘋,而是被謝青雲下了血毒做成了葯人,而他本人,根本不是謝家的親骨肉……謝老閣主的用心之毒,可以想見。   說話的,是武林第一神醫秋水天,他是受空性大師所託,對謝少淵的病下了診斷。   真相終於大白於天下。   於是,整個武林就有些嘆息。說,謝青雲那個老狐狸,真的不是東西。   其中,說得最咬牙切齒的,卻是洛陽方家的老夫人。   然,那個以前被眾口誣陷為瘋子的劍妖公子,卻真正的瘋了——那一夜以後,他就徹徹底底的發狂了。不認識任何人也不和任何人說話,只是每天的喃喃自語。   還好,空性大師每日的以佛經梵唱去除他內心的殺氣,又請求少林方丈空聞,用佛門無上的心法易筋經,一寸寸的拔出他體內的血毒。   於是,每月必殺人的劍妖,終於漸漸不再嗜血如狂。   然而,他卻長久的沉默下去。   一年以後。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你看,他每天都坐在那個塔上發獃呢。”   剛剛下了場雪,起來掃雪的小沙彌中,有一個偶爾抬頭,看見了西邊嵩岳寺塔第十層上,那個默默靜坐的白衣人影。   “據師兄他們私下說,這個人,就是當年江湖中第一的劍妖公子!”旁邊的沙彌接道。   “啊?就是那個師祖帶回來的瘋子?”掃帚一頓,在雪上掃出絲絲縷縷,小沙彌驚問。   “是啊……”   “真是看不出……平日是個很安靜的人啊,就是一個人自言自語,看上去也不像瘋子。”有些惋惜的,拿掃帚小沙彌念了一聲阿彌陀佛。   “凈心,凈明!開飯了,快去啊……”廊下,有匆匆走過的師兄招呼。   於是,連忙扔了掃帚,兩個小沙彌忙忙的跑上去,加入了隊伍,一邊走,一邊問:“今晚開齋,有什麼好吃的沒?”   另一個師兄眉花眼笑:“有有有!今天,鼎劍閣謝家的主人和少奶奶來寺里燒香還願,還帶了不少素食湯糰布施大家呢。”   “鼎劍閣?……那不是這個寺里的瘋子的家人嗎?”   “噓……小聲點,據說,也不是親骨肉兄弟呢。”旁邊,有人竊竊私語。   “湯糰……今日,是元宵了呢。”若有所思的,小沙彌抬頭,看着暗下來的天空。   “是啊,等一會,還可以爬到山頂上去看煙花!”同門的聲音,無比雀躍。   畢竟,雖然是佛門子弟,卻還是孩子而已。   “謝施主,令弟和弟媳,都在寺里,想見你一面。”   高塔凌雲,四面是飛鳥和山色,樓梯上,空性大師對塔心室里的白衣人合十,然而,彷彿沒聽見一般,那個白衣披髮的年輕人,只是自顧自的低語,並不答話。眉頭輕輕皺起,眉間的皺痕有如刀刻。   “獨自面壁,俯視蒼生,施主至今仍然是無法看破嗎?魔障,魔障……阿彌陀佛。”空性長長嘆息了一聲,不再說什麼,轉身下樓。   下到山坡上,卻看見一群小沙彌聚在山坡上,叫嚷着看煙花。空性不由笑了——畢竟是孩子,還對於這個塵世存在如此的好奇和熱情。   忽然,天空一閃,明亮的火花從山下的人家裡高高升起,從天空的某一點散開,朝他們籠罩下來,宛如流星雨,繽紛而落。   “哇!哇!”那一群小和尚叫了起來,拍手。   空性大師笑着,笑容里卻有繁華看盡后的大徹大悟和寂靜,他拂了拂衣襟,準備轉頭走開。忽然,看見一個小沙彌臉色有些異樣的,仰看着他的身後某處。   “凈心,有何事?”他溫和的問。   那個小沙彌臉色蒼白,顫聲道:“師祖……師祖!那個人,那個塔上的人,他在做什麼?”   空性驀然回頭,順着他的手指看向十層高塔。   那裡,冷月如鏡,飛鳥盤旋,嵩岳寺塔孤單的矗立在漫天的繽紛煙花中,絢麗浮華的煙花映着古樸的佛塔,有如幻境——塔邊的挑檐上,一個白衣長發的青年臨風而立,看着天空伸出手來,似乎要接住天上掉下來的花朵,又似在拉住往天上逝去的某個人……   他的剪影,在冷月古塔和漫天光影中,飄然出塵,如同天外飛仙。   “你看你,不要總是皺眉頭呀,要多笑笑才是……你看,皺痕都那麼深了。”   青衣的女子,微微笑着,從虛空里伸出手,輕輕撫着他的眉頭,她的手,冰冷的如同天邊的雪……然而,他卻笑了,對着她,伸出手去。   “幽草。”他輕輕叫道。   “少淵,來,我們出去看煙花吧!”她笑着,拉住他的手。   “天!——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山坡上,那些小沙彌都驚呆了,脫口驚呼。   蒼茫的月色中,漫天的煙花絢爛,那一襲白衣驀然墜落,如同一隻渡盡寒塘的冷鶴,瞬間劃過茫茫的夜空。然後,天際仍然空寂無邊,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阿彌陀佛……”   對着墜落過後的夜空合十深深一禮,空性大師輕聲念起了往生咒。   夜幕下,唯有皓月無聲,冷徹千古。   那漫天煙花,竟似不知道人世疾苦,仍然做盡了妍態浮光,散做漫天星辰而落。   空性大師伸手拂去僧衣上的灰燼,看着它在手指間化為細屑。   那是死去的煙花。   萬人仰望時刻的滿天絢爛,而轉瞬掬捧時卻是空無一物——這一切,留下的,終究只是幻影而已。 

您正在瀏覽: 幻世(八)4315字作文
作文點評
幻世(八)4315字 暫無點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