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

手機:M版  分類:另類小說  編輯:小景

  那年我在縣上參加書法比賽,我的老師看我寫完之後嘆氣:“你是不是除了米字格就不會寫了?”我慚愧到無言,其實他也沒有把我教好,那時我還在上初中。我看到一個青年彷彿得了田野中青綠的靈秀之氣,用懸腕手法,寫出漂亮的楷書,我要是能像那樣,就不會慚愧了。這個青年得了二等獎,我的老師得了三等獎,剩下的人都得鼓勵獎,發一個口缸,大家都有果子吃。

  老計茶館在一個廁所的旁邊,對面是宏偉的人民政府辦公樓,是本縣最好的建築,停滿了名貴的車。這個廁所無人管照,幾乎無法落腳,而老計茶館剛剛做了表面工作,煥然一新,在最外面的房間里,擠滿了下象棋的人,不想出茶錢的,就在窗台上看,潑辣的老闆娘會說幾句譏諷的言語,又怕傷了人氣,也不過分多說,俗語云:“山朝水朝,不如人來朝。”大家各抒己見,相互不服,吵吵嚷嚷,將空氣振蕩得四處亂撞,又無處逃竄,只好一浪高過一浪。外邊有一花壇,只一紫色的花樹,無比繁盛,看上去雜亂無章。裡面是打麻將的,外面是打牌的、拉二胡唱歌的、湊熱鬧休閑的,熱鬧非凡,聞風而來的妓女在巷子口、人群中立着,有的連男人和孩子一塊帶來,有的已經很老了,做一次也就是十塊幾十塊錢。只不過是要活下去,但看得出大多得了性病,能活多久也不清楚。走到茶館里,我年少時見過的,青年的農民書法家,就坐在棋盤前,大家叫他黑虎,改一個字叫賽虎,就是狗的名字。

  只要茶館里沒有黑虎,連空氣也會無精打彩,黑虎不到茶館里,也是無精打彩,坐在棋盤前,黑虎就神氣活現起來,時而掩嘴偷笑,時而面色沉重,時而摳摳牙齒,時而口若懸河,好像真的是專殺高手的高手。他自己創造了壓韻的口頭禪,從開局就說上了,“無敵鴛鴦、對手遭殃。一招鮮、吃遍天。豆腐擋刀、雞蛋碰鵝卵石。高手點棋、必死無疑。這是楊官璘的招數,還有自創的招數,你們誰人能破?簡直是開玩笑!”

  戰神就是他的死對頭,戰神對他是罵不絕口,戰神是蒸卷粉的,頭有些禿,聲音洪亮。文金是戰神的軍師,也是專門和黑虎做對的,說話更加的尖酸。文金將黑虎的無敵鴛鴦炮改叫了霉秧炮,戰神告訴我有一次黑虎說自己上過北京,書法展出過,並且出過一本詩集,文金說出什麼詩集,怕是出的寫真集,黑虎大怒,跳起來說要是再說一遍就讓你死,想起來黑虎瘦骨單薄的猴樣出寫真集也真是讓人難以想像,那次真是把黑虎逗瘋了。可惜文金的思維反應要快得多,黑虎常常在這兩人面前是敗多勝少,黑虎再不服氣,戰神便大罵起來,黑虎也發了怒,啪啪將棋亂砸,再也不考慮,說你們懂什麼,什麼都不知道,最後只剩一個老將,也要讓戰神將得團團轉,等待着一不小心會面了,戰神不發覺,就飛身起來吃掉對方老將。大家的笑聲此起彼伏,勸他投降,他說誰把我老將吃掉了?有什麼棋,有本事將死再說。

  我們有時去喝酒也會叫上黑虎,有相同的愛好,談話多些,棋中的變化,象棋事業的不受重視等等。黑虎沒人叫就不會跟來,有人說他跟來也不會有人說他,可是人各有志。只要一出茶館,他就茫然地像個無辜的孩子,他常常從早到晚都不吃飯,晚上回去做一點吃,有人說他不用吃飯,吃車馬炮就夠了。他住在幾公裡外的村子,我童年時候去過那個村子,田野里有綠色的小蜻蜓,在清晨的薄霧裡,輕靈的飛翔,黃昏時金色的夕陽照着小朋友的臉,遠遠的樹上丟石子土塊過去會驚起黑色的鳥。曾經他在這裡有一個家,他妻子很能幹,而黑虎大家能見他做的事就只有洗衣服,還有洗頭並梳得光亮。在紅白喜事時候,大家會來請他去寫字,這是他最風光的時候,在村子里算得上大文人,在縣上也算得上了。後來北京請他去參加百名農民書法家集會,並將得到不知是誰的接見,就和老婆離了婚,上北京去了,老婆帶着孩子改嫁在另一個村,能帶着孩子,也算負着責任。而黑虎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回來的路費都沒有了,就到昆明的罐頭廠打工,開始下棋。再後來罐頭廠也呆不成了,回來常常說還有工錢都沒拿,有時間要去要一下,他也種過一回地,結果荒蕪了,只好租出去。但是不管怎樣餓,從來不會不請自到到哪家去混頓飯吃,從前還有個姐姐會照顧他,時間一久,也看不起他的懶。

  黑虎常常是餓着的,過了很多年,文金和戰神說不能再刺激他了,怕他會真的瘋掉。那段時間也見他真的很憔悴,他自編的口頭禪也念得中氣不足,我們縣是不常下雪的,那一年下了一回。我縣的萬松山慈光寺外,居士們早上出門見有個人睡在雪地里,不知是生是死,這樣冷的天,真的是大吃一驚,救回去之後留他做了文書會計一類的事,這人就是黑虎。那慈光寺是我縣有名的地方,古時還出了個名人王元翰與狐仙的故事,被收入天下皆知的《聊齋志異》。不知道黑虎會不會碰上,不過他已經有點老了,頭髮也少了,在清修之地,只好但願他能明白佛祖度一切苦厄的良苦用心。求籤燒香的人會請他解簽,尊稱他為“師傅”,他也嚴肅的解答。居士們對他也很關心,如果他回來晚了,還給他留好飯菜。總算是有了歸宿,他的棋藝卻總無法每次都勝過戰神和文金,兩人為了自己順口和更有滑稽性把對黑虎的稱呼改成了“小黑”,甚至直接叫“小狗”,看着他越來越少的頭髮,神采也漸弱了些,大約有十數年了罷。不過也不能怪他,我們縣的象棋水平不低,新的棋牌協會成立之後,得到了體育局的支持。省農運會到玉溪參加比賽,拿了團體第一和個人冠亞軍。雖然是沒有黑虎的份,但是但願他能更進一步,更加囂張,再次念出他閑置已久的當年的口頭禪:“無敵鴛鴦、對手遭殃,一招鮮、吃遍天。豆腐擋刀、雞蛋碰鵝卵石。高手點棋、必死無疑。這是楊官璘的招數,還有自創的招數,你們誰人能破?簡直是開玩笑!”

您正在瀏覽: 黑虎
網友評論
黑虎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