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雜文隨筆 > 雜文 > .年關

.年關

手機:M版  分類:雜文  編輯:小景

  臨近黃昏天上飄起了雪花。曹老漢卻在小院里踅摸!房子里鐵爐子的火苗‘呼哧呼哧’亂串,把爐蓋燒的通紅;雖然鋁 壺裡的水老伴已經洊了多次涼水但壺嘴還在冒着熱氣,無奈只好把它挪到了邊上,就這還不消停隱隱作響。客廳面積不大但秩序井然, 橡皮樹的葉子綠意盎然,明亮的沒有一絲拂土 ;茶几上擺着桔子瓜子水果糖等幾個盤子,紅雲煙盒已經精心開拆 ,打火機靜靜的躺在上面;老伴在長沙發上坐卧不寧,因操心老頭也沒心情關掉了電視,不時透過窗戶上的玻璃瞅瞅,雪飄飄洒洒的已經塗白了不遠處的房頂。今天已經臘月二十五了,門口靜悄悄的。連個汽車影,哪怕來個摩托到點的剎車聲也沒有!

  曹老漢十月份剛從局長的位置上退下來,準確的講因年齡原因退居二線。他18歲從軍提干轉業,回地方從幹事到副職;又回到鄉下做過鄉長、書記然後回到縣城做了6年讓人羨慕的大局局長。他口才出眾,思路清晰,辦事幹練的工作作風令下屬佩服至極而又膽顫心驚 ;他謙虛謹慎,善解人意,為人和善的生活作風讓父老鄉親、親戚朋友和辦事群眾心懷感激之情而油然仰 視 !老曹心底有個信條:為人民服務,首先要為身邊人、熟悉人服務!只要人家求上門且能幫上忙的,他盡心儘力,人嘛誰沒個難處。上學、就業、貸款、招工、調動、晉職等等都找上門來,老曹利用自己多年的人脈關係和社會地位是打招呼,寫條子;會場遞話,酒場講情;整天忙的不亦樂乎;可以說跑了腿磨了嘴,操碎心費盡神。但平日里只要家裡有人總有人上門送些煙酒禮品之類,就更不用說時令瓜果蔬菜。老曹開始嚴格區分,認識 的只要屬於禮節性的收下,其他的統統拒之門外;時間稍長,說老曹的壞話就傳到了耳邊,什麼不盡人情,什麼假裝正經,更有甚的說老曹有政治野心…… 確實讓老曹憋屈了一陣子,有苦有理找誰能說明白!那以後,老曹順應了時局,凡來感謝的一律不拒。遇到逢年過節,門前車水馬龍應接不暇 ; 更不用說走在大街上,停車打招呼的前呼後擁想請吃飯的人多的是,不敢說排隊最起碼要提前幾天預約!讓老曹很欣慰也很榮光,一家人也風光不盡。老曹回想着自己多年經歷的往事,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門口響起了汽車停車的聲響,老曹連忙啪了啪身上的雪走進了屋,順勢拿毛巾拂去頭上的雪片正坐了下來靜等敲門聲 … 足足60秒后,聽見了東鄰居在民政局上班小科長的應答聲 ,老曹跳起來又回到了院子;又一輛車停了下來,老曹索性裝作有 事出門 ,碰見了礦長老張敲西鄰居安監局總工的大門。張礦長一碰到老曹的目光臉立馬紅的像下蛋的母雞,不好意思結結巴 巴 的說“領導,我才準備見你呀。”老曹答道:“你忙,不客氣”!老曹到巷子口轉了一圈折返回來,張礦長的車已經不見了蹤影。老曹忿忿的言語:“狗眼看人低,媽的,過去都想跪下叫爺哩!” 這就是世俗吶,可能也是社會的正常運轉機理。

  在位就代表權勢 ,權貴,就能夠獲得尊重與超越凡人的待遇;一旦離開那個位置就回歸普通的人群。哪怕權力的位置放個蘿蔔,所有人見他都會低哈腰!

  虛掩的門突然被推開,辦公室幹事小劉滿頭雪花踏了進來。“曹局長,局領導讓我代表給您拜個早年!” 順勢把兩扇門都掀開,把身後的三輪車讓了進來,“年終了,辦公室事雜,領導交給我差點忙忘了,叼空趕緊給您把慰問品送過來!” 沒等老曹吭氣,已經和車夫把米面油利索的抬進了客廳。老伴給洗臉盆添了熱水連聲招呼。小劉洗完手到院子里打發走三輪后返身進來摸了根煙坐下。老曹連珠炮似的詢問着局裡自己關心的人和事,和小劉一問一答顯得有些局促!緩下來后,小劉說最近各級 抓的很嚴,反對鋪張浪費,尤其反腐敗風聲很強勁,大家都很注意。老曹說電視里都看到了,不論怎樣要和中央保持一致,要嚴格要求自己!小劉魂不守舍的應答着,借口路滑退出了大門。

  老曹關門回屋,有點幸災樂禍。翹着腿、眯着眼睛靠在沙發上沉思了半晌,突然開口:退了,幸虧退了!

.年關 範文推薦:

  • ·.年關
  • 您正在瀏覽: .年關
    網友評論
    .年關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