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雜文隨筆 > 生活隨筆 > 禾木中秋雨霧

禾木中秋雨霧

手機:M版  分類:生活隨筆  編輯:pp958

  禾木天亮了,推開小木屋的木門,中秋的禾木進入浩渺的世界。遠遠望去,薄薄的雲霧像一層面紗掩藏了禾木東方雪山的容貌,雪山山巔在飄動的雨霧中時隱時現,心裡問道:”這裡的山也會害羞?”。雪線以下是青綠色的草甸,再往下是多彩

  相間的樹林,紅得火熱;黃的金貴;紫的嫵媚……不由讓人想起維吾爾姑娘的舞動時的裙擺。近前是冒着縷縷青煙的小木屋,有一匹馬在木屋旁的圍欄邊悠閑的吃着草,此刻我覺得我是在畫里了。禾木的小河邊景象又如何?我迫不及待的向小河邊走去,此時天空還偶爾有雨點落下,羞澀地打在臉上,算是給我這個遠方的客人打着招呼。房前屋后的空地里都有架着相機的拍客,好像每一處,每個角度都值得留影。到了小河邊人就更多了,此起彼伏的快門聲打斷了小河流動聲響,雨滴濕潤了整個山野樹稍,木屋草地,難怪人們要不停的拍啊,也許這正是他們心中的天堂。,避開人群我向河岸的上游尋去,河水清澈透明,從東南到西北歡暢的流過,就在河灘上鋪滿了形狀各異,不大小不一的鵝卵石,在雨水的潤澤下光滑閃亮,把小河的兩岸嵌滿了珍珠瑪瑙一般,此刻石上的紋路已突顯出來,這些平日里模糊不清的圖案,似乎在此刻張開了嘴,要向你訴說它的來歷,也許它們中就有來自雪山之顛岩石,經過千年萬年的磨壢漂泊,來到了這裡,也許還有成吉思汗在上小憩過的石頭…。河對岸木屋裊裊的炊煙,越來越濃,打斷了我的夢,雨霧時濃時稀,小木屋的炊煙在微風中由惆變淡,慢慢容進了雨霧中,禾木的雨和禾木的霧,還有小木屋的炊煙也許永遠都是記憶中的無法抹去的吻。

  已從三星手機發送

您正在瀏覽: 禾木中秋雨霧
網友評論
禾木中秋雨霧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