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飄飄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寫物散文 ( 寫物散文手機版 )

◆ 寫物散文

· [寫物散文] 貓祭
這可憐的貓家庭!兩隻小貓還未成年就永遠的從世上消失了,可憐的老貓永遠的失去了自己的一雙兒女。我不知道貓兒如能言,她會說些什麼,貓兒如有報復心,她會如何懲罰人類的殘忍行徑。我...
· [寫物散文] 《家鄉的蘆葦》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那不能僅限於無人知道的小草,還有那無人知道的生長在沼澤、濕地、河畔、海灘上的蘆葦……我家門前有一條四季流淌着清澈水的小河,古稱清水河,南宋始稱...
· [寫物散文] 樂樂
樂樂好友一家來我們家,帶來了家裡特殊成員“樂樂”。“樂樂”是只狗。“樂樂”真不愧是他們家特殊成員。一家三口,只要面對“樂樂”,那個笑逐顏開啊,好像面對的是世間最可愛的人;只...
· [寫物散文] 香椿樹
五一放假,我帶着孩子回到了老家,又吃上了媽媽淹制的香椿了。我家的那棵香椿樹有碗口那麼粗,筆直挺拔,屹立在老家的後院中,在村口老遠就可以看到它。二十多年前,是外婆從自己的院中...
· [寫物散文] 大黃
90年代的農村總是很熱鬧的,那時很少人會出去務工,而且家家戶戶都會養狗,好像養狗成為了農村的一種時尚。當然,農村的狗基本都是很乖的,至少一個村裡的狗不會咬一個村裡的人。可在...
· [寫物散文] 茶園與櫻花樹的約定
湄潭縣城旁,連綿而豐滿的茶坡與蜿蜒茶道邊的櫻花樹燦爛守望,她們相互廝守、默默約定,在那浪漫櫻花樹葉飄落中,輾轉相尋。那是一個幻影,也是茶城最美的風景,亦是我們擁有過的曾經。...
· [寫物散文] 《花卉趣味百話》(連載)三十、花卉的根
《花卉趣味百話》(連載)陳宣章陳瓏玥編著三十、花卉的根種子發芽,最先長出的是根。根的主要作用是支持、吸收水和營養。直根系的主根發達、明顯,極易與側根相區別。直根系由主根、側...
· [寫物散文]
狼在人們的印象中通常是狡詐、殘酷無情、不擇手段……的代名詞,但其實狼是一種聰明的、有着非同一般的智慧的“高級動物”!狼的智慧並非只是表現在我們通常說的IQ上,EQ才是它智慧...
· [寫物散文] 回睦青龍山
魏魏青龍山,清清小堰水,因為其時我與這山緊緊相依,如同一隻山間蚯蚓上飲甘露,下飲黃泉,又如同繞樹三匝之鳥依枝而立。這舊地實為青龍山脈的傍根脈系,山水相扣,山不高水也不深,無...
· [寫物散文] 小鳥和媽媽
從前有一顆大樹,樹上有一個鳥巢,鳥巢里有一隻小鳥。小鳥張着稚嫩的嘴巴嗷嗷待哺,在很遠的一片草地上一隻大鳥,大鳥在努力的捉蟲子,可每個蟲子都細心的藏起來並未吃到自己嘴裡。大鳥...
· [寫物散文] 碉樓今昔
每每登上石龍寨山巒,我總要在碉樓旁駐足。凝望它蒼老的身影,撫摸它斑駁的身軀。悄然地和它心靈對話。歲月荏苒,滄海桑田,不知當初是什麼年代,不知過了多少時光,碉樓彷彿在回味着當...
· [寫物散文] (散文)螞蟻
一日揮動着雙拐走到大門口,一群螞蟻擋住了我的出路。其實小小螞蟻是擋不住路的,可我就是想着它們擋住了出路。夜裡,兩扇大門緊緊關閉,才真正是擋住了出路。可那是為了安全,為了防止...
· [寫物散文] 懷念小雪
懷念小雪照娣小雪其實是一隻貓的名字。它通體雪白而鼻唇漆黑,眼睛蔚藍而隱忍着憂傷。第一次見到它,我六歲,它剛出生一個月;我生着重病,它剛死了媽媽。就這樣,我們就成了朋友。雖然...
· [寫物散文] 南方橘
南方橘南方橘其實就是一顆普通的橘樹,之所以喜歡叫它南方橘,因為它是從遙遠的南方運來的。一是為了紀念它的祖籍,二來呢也是為了強調它的珍貴。南方橘在南方應該是一棵紮根地下的樹,...
· [寫物散文] 菊花香
“聞落紛紛不自知,春秋莫較后先期。清霜滿地凋零急,正是黃花得意時”。又是一年菊花黃,又是一年花滿天。不知不覺,秋天切切實實地來了,攀枝花關於秋的悲涼並不濃烈,只有早晚的涼意...
· [寫物散文] 深山裡的羊角花【原創】
說起羊角花來,我再熟悉不過的了。家鄉的深山裡遍布有羊角花的身影,每到每年的4月至5月間開花,花朵大,很艷麗。忙忙碌碌的採藥人,我,是先看見了這深山羊角花的人。初識羊角花時,...
· [寫物散文] 《花卉趣味百話》(連載)三十九、有趣的牽牛花
《花卉趣味百話》(連載)陳宣章陳瓏玥編著三十九、有趣的牽牛花南朝·梁·陶弘景就曾記載牽牛花的花名來歷:它的黑色花籽是一劑良藥,可以通便利尿。有醫生用它給人治好了便秘不暢的頑...
· [寫物散文] 大槐樹
大槐樹是老院最老最大的樹了。進那老院的大門,先是兩棵大榆樹;那二門童稚時喚作“過道”,以北便稱了前院。這前院東有泡桐林,怕是近些年月栽的。西邊的杏樹,與通向後院的東步道上斜...
· [寫物散文] 箜篌領我走去
王連飛“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這可是豪傑們的釋懷。我之解憂,唯有箜篌。今天莫明的累,很鬱悶而悲憫。便在電腦前亂擊光標。驀地,一股清泉淙淙琤琤而來。原來無意間,我點着mp3中...
· [寫物散文] 那一壇老醋罐子
很早就知道,“永春老醋”是中國“四大名醋”之一,但卻不知道那醋罈子在哪,那天被東南網站一個叫“涵子”的小女孩子給騙了,騙到永春老醋廠去吃了一回醋。車上的導遊小姐一開始就煽風...
· [寫物散文] 旅途艱辛
坐在我對面的是一老一少:老的女的看上去有60來歲光景,穿的很樸素,上身着淺灰色的中山裝,顏色本就灰暗,加之歲月的蹉跎,已明顯蒼白褪色,但很是潔凈。下身因為伸在座位下,只能看...
· [寫物散文] 記憶中的綉眼鳥
自打我記事以來,就認識這種美麗的生靈。在我的童年,能抓到這樣一隻鳥兒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怎知小鳥靈動異常,哪怕我整天整天的在花草樹叢之間發瘋地追逐,卻也無濟於事。它們依舊在樹...
· [寫物散文] 紫藤
花海是翻騰的波浪,有如芬芳的海潮,直直的擁抱住人的呼吸。縈繞在指尖的花香啊,淺淺的環繞,飛舞。親吻着嬌嫩的唇。那些纏繞着青藤古木攀岩而上的花朵,開出的朵朵花墜,紫中帶藍,燦...
· [寫物散文] 夜來香
下了幾場雨,深秋的夜,已是薄涼如水,沒有月亮的影子,沒有路燈的光亮,就這樣慢慢的行走在暗黑的樓道上,行至扶手轉角出,突然有一種濃郁的香氣撲來,忍不住深吸了幾口氣,香,真的就...
· [寫物散文] 酥油茶與茶包子的作坊工藝
酥油茶與茶包子的作坊工藝幼時,見過路的藏民馬幫在路邊休息。兩藏民從皮口袋中拿出中間系有許多皮條的牛皮繩,綳直並把綑在兩頭的鐵稈釘入土裡,從馬背上卸下馱子,再把每匹馬的一條前...
· [寫物散文] 山野小花
近來,迷上了攝影,沒事的時候,總喜歡帶上相機,漫步于田間地頭,與山水相依,與自然共舞。感受着那攝人心魄的美麗與神奇。春天來了,山野里開滿了各式各樣的小花。你看,那星星般閃動...
· [寫物散文] 普雅,等待百年的綻放
初見到“普雅”這個名字時,是在一份高校文學報紙上,乍一看,誤以為是個人名,而細讀起來,才知道這是絕世奇艷的花名。“生於海拔4000米以上的南非安迪斯高原,一百年開一次花,花...
· [寫物散文] 童年往事
每當我走到家門口邊上的小空地時,都會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看一看有沒有可愛的“小精靈”破土而出。那是一個愜意的早晨,我迫不及待的衝出家門,準備去迎接美好的一天。就在那小空地上...
· [寫物散文] 蜜蜂頌
蜜蜂以族群建國,蜂王乃一國之尊。麾下雄兵難以數計,運籌帷幄諸葛不敵。兵將不分身披金甲,軍風形象颯爽英姿。雖手不持寸鐵,利器暗藏於身。它偵查蜜源,通風報信,值勤放哨,內設侍衛...
· [寫物散文]
它來自你觸摸不及的遠方,來自你永遠也去不了的國度,它和它的靈魂被封存已久,它們拒絕被了解。或許起初對於你來說,它只是一種存在的形式,一種可以觸摸到的冰冷。後來,你長大了,你...
· [寫物散文] 斯民小學里的舊物
到諸暨,不可不到斯宅;到斯宅,看過了千柱屋,看過了華國公別墅,看過當年胡蘭成避難的小洋樓,不可不去看看斯宅的百年老校斯民小學,不可不去看看斯民小學里蘊含斯宅地域文化、彰顯諸...
· [寫物散文] 淡淡的憂傷美
淡淡的憂傷美西風漫卷着零星的雪花,靜靜地飄拂在廣闊的原野上,將我隨意google排名的心情印記在身後的薄薄的雪地里,像安靜的孩子輕輕地睡去,無須安慰。當我無意間,回頭去欣賞...
· [寫物散文] 古 樟
三棵看上去似乎十分矜持卻也含情脈脈的古樟,不知何年何月起生長在我的故鄉籬笆村后。裸露於地表的粗壯樹根,顯示着它的蒼老與古樸;伸觸於天空的巨型綠傘,展現出它的綠意和生機。多少...
· [寫物散文] 慾火再生
一座殘窯的基座裸露在荒野里,它的上半部已經不見蹤影,那周遭的輪廓仍然清晰可見。它的四周雜草叢生,隱約看得見絲絲泛着紅色的泥土,似乎在訴說著當年浴火歷煉的經歷。用腳踢開覆蓋風...
· [寫物散文] 大山裡那隻可愛的小狗狗
2011年的春天,單位組織職工到豫西一個連我這個鄉下長大的人都不屑的小山溝旅遊。說是旅遊,其實準確的說,只是一次戶外運動,因此,對這次活動,我本就沒抱太多期望。然而,幾年過...
首頁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末頁

贊助商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