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散文 > 散文欣賞 >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手機:M版  分類:散文欣賞  編輯:得得9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一天冷月,半城清寂,烽煙繚繞的斑駁世事中,一扇虛掩的城門內,誰守着兵荒馬亂過後的紅塵戰場,任塵緣錯落的悵然,在心上流淌成殤。。。。。

  ————思引

  光陰里的一次決然轉身,匆匆一別已是經年;回眸過往,離念挫傷;忽覺漠然而去的那個時刻,只是一個人面對終場的娓娓落幕。自此,你化為她筆下的源頭,牽出一個個虛無的臆想;絲絲痛痛勾兌在淺墨流痕里,傾訴的皆是斑斑殤情。她是你握不住的一縷風輕,你是她割不斷的一脈心柔。紅塵夢盡處,唯以心為舟、以筆揚帆,幽幽渡你落影的一蓑煙雨紅塵。

  你為她寫下的詩句,她至今無法參透,只知你落筆的頃刻,也有心痛。曾經她想用如水的溫柔,軟化你厚重的鎧甲;一切皆是徒勞的頓悟后,剝落的是自己層層的傷。寄思千古,柔腸寸斷,仍以月的清明執着守一份情純,此念一朝結於心上,那麼多世事後諸事可淡然,唯逝不去這份殤念。你終日拿着盾牌、戴着面罩行走,她予你的姿態,無法親近,無處逃離;從來不曾接受過,也再找不到借口去拒絕。

  淚水濕潤的眼底,生出高竄的火焰,一個人與一個人的依依不捨,只剩飛蛾撲火的結局。你究竟有多少力氣,來承載那麼多人的魂飛魄散?你將一朵朵枯萎的花心,收容在一頁頁蒼老的光陰里,此後,再捧不出一個全心於真愛的女子。一城斑駁的月光下,你坐等落花逐水流,一滴霸王的眼淚,濁了花的顏色,再掛不出一個月明朗晴於天下。只是,幾人懂你這般冷冽背後的柔軟。

  清寂冷月下的安然里,聽一首《刺蝟的擁抱》,不覺又想起與你那些磨心的糾葛。“是不是我們都瘋了,把情人當成敵人了?誰知道刺蝟都怎樣擁抱,才不會痛到放掉。我的自尊和你的驕傲,能不能和好,我們應該要怎樣擁抱,才不會痛到想逃。。。。。”我懂你在意的,你知道我要的,那究竟我們在吵什麽呢。。。。心與心的相擁,可以穿越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縱是疾風勁雨也無法阻隔,只是不懂怎樣去拒絕彼此無意的傷害!親近總是落得疼痛,唯有真心,選擇了別離。

  你可記清從你身邊走失了多少痴情、才情女子?她們用眼淚餵養你的筆端,用心的滴血丰韻你的詩情;她們是你文字里最鮮活的生命,從而成就你太多錦帛上的華美。她們書寫的情感,每每總是與你有染,一生無法脫了干係。多少人熬不過撕心的痛,做了情感的逃兵。她們將你請出了視線,卻終其一生的力量,請不出一方心界。誰的天空,在你的手掌,誰中了你的蠱,黯然在月色里消沉。

  “別人流淚換我血滴,我不多情誰多情。”縱是負了天下蒼生,又誰可討伐你引劍自刎的決絕。你是如此的狂妄,本該是別人血滴方才換你流淚,任其傷痕遍體、心域滲血,時光老去的今朝,你可懂了心疼?那些字字句句染了黯然的神思,伏在宣案上吟痛,若非設身體會,誰可真真切切感知其烈性斐然。同樣的一曲輕音,依舊在你的望月之城中悠蕩迴旋;隔斷光陰的流轉,今日再聽,已沒有了最初的悸動和熱烈,予你的情濃,沉澱為一份淡泊的心態,笑看朗朗皓月邊的隕星劃過天際,除了一份悠然輕嘆,已無感其它。

  你學會冷漠的面對,卻學不會幹脆的放手。你多情嗎?是的,許是除了耶穌就數你這般的博愛了吧!你讓她懂了一個“惹”字的殘忍。總是在將要遺忘的時候告訴她她於你世界依然存在,且非平常人的姿態。她依然怕你相望的目光,一眼深情的熱烈,化盡所有積重的怨尤;怕與你的重逢,久別而來的走近擁碎了一天落花的美艷,輕輕觸指的驚擾紛亂了明月投影的波心。

  江南煙雨,朦朧青岩古鎮,你相約的花溪夢,妖嬈開放在流年中,四季旖旎春色一片:落花飄零的清靈溪水,迂夢溫情的執手相牽,芊芊陌上,開滿憧憬中的美好香韻。風過留痕的心上怡然錦簇,彼岸燦爛的芳華里,遙寄一份期許:那百花深處的重逢,可否有一個明媚結局。。。。。這樣美好的風景,已再沒有她的影跡,再與她無關,就放在她予你美好祈願的夢際中,若再遇情緣,多希望你會珍惜,不要再錯過。

  漫漫紅塵路上景緻依然美麗,花兒依然芬香綻放,感恩世間太多春暖的相逢,於是以為,再不會寫這樣疼痛冰冷的句子,塵緣無果逐水去,怎奈秋風惹落紅;而今不想明白你說的重要,不想給自己再去負累的理由,就只為曾經一次心動,做一個深切的祭別!雲煙散盡的明月天涯兩端,惟願我們各自安好。。。。。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範文推薦:

  • ·清夜守星(ago)
  • ·【清荷原創】梨花·落
  • ·失·落
  • ·清夜
  • ·情盡落殤
  • 您正在瀏覽: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網友評論
    望月清夜·落殤傾城 暫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