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雜文隨筆 > 亂彈八卦 > 趙廷虎:兼職背後的思考——大學生兼職是和社會的一場博弈

趙廷虎:兼職背後的思考——大學生兼職是和社會的一場博弈

手機:M版  分類:亂彈八卦  編輯:小景

趙廷虎:兼職背後的思考——大學生兼職是和社會的一場博弈 標籤:大學生入黨 大學四年 學生幹部 和諧社會 社會主義法治理念

  曾記得讀高中時,老師對我們說過最多的一句話,便是努力學習,以期之後能在更廣闊的大學天地里得到進一步的深造,為自己以後的人生道路謀篇布局。或許是為了讓我們有所憧憬,或許是他們心目中的原型在現,在老師們的描述里,大學是一個擺脫了中學階段那種無聊的學習模式,不用再被煩躁的課業負擔所捆縛,可以追求個人喜好的神聖殿堂。似乎我們進了大學,就駛進了人生成功的港灣。但事實跟描述總是有差距的,大學是殿堂不假,但把它比作社會的原型倒顯得更為貼切。我們在這個微型社會中,正在經歷或者即將經歷的一些事情,只是在為以後真正的融入社會而奠基。

  同時,如今的大學也在隨着經濟的發展而發生着一些變化,社會對大學生的需求已與從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並不再單純的看重學生的文化知識,反正對學生的實踐經驗更為看重,這也迫使部分大學生走出校門,尋求鍛煉自己的機會。而這也剛好契合了社會現實,如今每年都有接近九百萬學子跨出大學校門,而其中僅有大約一半的學生能從社會獲取到工作崗位,很多原本以為只要在學校專心學習四年就能得到工作的同學往往為什會的現實所感傷,所得非所想,而那些提前走出校門的同學則得到更多用人者的垂青。這可能就是大學與高中最大的不同之所在:高中接受的是純粹的文化,大學則更像一個試煉之地,提供的只是一個場所,如何尋求鍛煉,則還要看學生自己。

  當然,有需求的地方就會有市場,大學生可以通過多條途徑獲取到鍛煉的機會,他們通常願意做的就是在空閑時間到校外去找一些商家,為他們做一些簡單的勞力工作,並獲得一定的報酬,即通常所謂的兼職。大學生做兼職不僅可以獲取社會經驗,而且還能賺得一些報酬,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很好的一個選擇,但如今的兼職也不比以往,似龍潭虎穴一般,充滿懸念和未知數。

  自兼職肇始以來,便長期與中介機構捆綁在一起。一方面,用人單位可以付很少的費用從中介機構招聘到滿意的人,省下大量用於宣傳的物力財力;另一方面,中介機構可以從用人單位和兼職者身上獲取金錢利益,而不需要支付太多成本。於是乎在雙方都獲益的情況下,二者便進行“媾和”,兼職者便成了待宰的羔羊。也許有少部分人能夠通過其他渠道獲取為數不多的兼職機會,但大部分兼職信息都捏在中介機構手中,因此兼職的分化就十分嚴重,要不單獨去找,一無所獲;要不加入中介,滿盤皆收,這裡留給兼職者自己選擇的餘地就微乎其微了。

  對於剛步入大學校門的年輕學子來說,能委身去做兼職已經非常令人欣慰了,更不要談親自去找兼職的信息,也許正是這種心理因素的作用,才讓本已弱勢的大學生在兼職的道路上更添剝削。作為大學生最好的選擇本應該是學校的勤工助學崗位,工資與工時都相對合理,而且能得到一定的鍛煉,接觸的也都是同校的學生或老師,完全能夠打開交際面。但蛋糕只有一塊,能分到的人只是一小部分,其他一部分願意兼職的同學必然要由社會來提供崗位,由於學生主要時間都在學習,兼職只是空餘時間的歷練,他們不可能分太多心思發在找工作這方面,他們就順理成章的向中介機構靠攏,於是這條利益鏈便搭建起來,中介機構自然處於核心地位。

  於是乎就出現了如下情景。學生在雙修日打電話到中介機構要求工作,中介機構便羅列一長串他們一個學期都找不到的兼職信息出來,讓求職者自己挑選,然後發布具體工作詳情,包括地點、工作時間、報酬之類的信息。學生便按照上面的信息出去工作,做完后給予回復,中介結構再回訪用人單位滿意程度,並告知兼職者用人單位的評價。粗略一看,似乎沒有問題,但做過的人便會發覺裡面文章很深。

  首先,是信息源壟斷的問題。中介機構作為一個社會型單位,利益是其追求的終極目標,他們往往會從自身利益出發,廣泛的和各用人單位簽訂各類協議,收集招聘信息,封鎖兼職信息源頭,讓求職者無職可求,被迫向其靠攏。

  接着,又立馬向兼職者拋橄欖枝,以各種好處為由頭,勸說兼職者加入其組織,並通過初期提供的一些工作博取兼職者信任,藉由兼職者之口,擴散其影響力。

  然後,當兼職者成為不可脫離的會員時,剝削就展開了。先是工作的變質,不會再是原先那些工作輕鬆,工資又高的工作,而多半是酒店服務員,餐館工作員之類的忙活累活。單更主要的是,在很多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和別人一樣忙碌,但最後領到的工資缺少於其他非中介機構的人,更有甚者,即使在同一中介機構內部,不同人獲得的工資都是不同的。這就相當於自己用超出別人的勞動力在用人單位遭受一次剝削,最後還要被中介機構盤剝一次,剩下的就是學生自己的工作報酬,而自己又是交過中介費用的人。看似三方受益,實則損在兼職者本身,而還得樂此不疲的為他工作,因為會員費用不能白交,中介機構就這樣巧妙的完成了三方的捆綁,從中獲利頗豐。

  大學生做兼職其實就是在跟社會規則打交道,能打破這規則的人實在少之又少,大部分學生還是在規則下謀取生存之道,這就像是學生跟社會的一場博弈。在這場博弈中,學生得不到來自其他群體的幫助,不幸淪為了被剝削者,身受三重壓迫。但幸運的是,學生從其中獲得了更多的社會經驗,為以後的人生增添了獲取機遇的可能性;而社會在剝削這批人的同時,也在為這批人籌謀未來,因此這場博弈各有所獲,這大概也是其存在下去的緣由所在!

您正在瀏覽: 趙廷虎:兼職背後的思考——大學生兼職是和社會的一場博弈
網友評論
趙廷虎:兼職背後的思考——大學生兼職是和社會的一場博弈 暫無評論